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足賽/首場淘汰賽 荷蘭3:1擊敗美國進8強

錯失時機準備好 防疫鬆綁後中疫情恐「災難性激增」

忘記

在我們已預定要搬家的前兩星期,我還是一如往常一樣,每天固定大約在上午十點左右,到圍繞著住家附近的小路走走,這樣每繞兩圈下來,六七千的步子正好也達成老人家日常必備的運動量。

這天,就在已經要回到家的時候,我看見同街的一位女士站在她家前院的樹下,那是一棵種了多年且是我很喜愛的玉蘭花樹,但它家的主人我們從未照見過,所以每當花香滿街的季節,我只能聞香而過,卻不能去討上幾朵捧在手心;如今巧遇,我在心裡盤想,要是我再走幾步,而她會回頭看我一眼的話,我就勇敢地向前去和她打聲招呼吧。

果然,看來年齡可能和我相近的她,轉身了,於是我忙向她道了一聲:「妳好!」她立刻以笑臉回應了我,我接著說:「我好喜歡妳家的這棵玉蘭花樹啊!」想不到,她竟前來拉起我的手,眼睛直看著我,好像我們很熟,邊握邊承諾:「等下次開花時,妳儘管來摘吧。」

在這樣熱情的接觸之下,我主動地邀她有空可以一起散步,她好高興,一個人待在家好悶,原來她是隨女兒新遷來租房的鄰居,一談到我們同樣來自台灣,父親都是軍人、在眷村長大、年輕時的求學經歷、過往婚姻生活、現在子女狀況等,更發現我們屬同一教會時,幾乎句句投緣。

一路上聽沒一會兒,她就會反覆問我姓什麼?我家是離她家的第幾間?她屬馬,我是幾年生的?我屬什麼?再又重訴是怎麼和她先生認識的,先生曾擔任過什麼高職,更一直向我唸起她雙親及家人去世的日子,因為她都記在一個小本子上,每天都會翻看,裡面也有子女孫兒們的生日,幾次除了這些外,就不再會有新的話題,即使每次都是走過同樣的路線,也一直拍手新奇地說,「太好了,沒來過。」還不時把玩在路邊拾起的白色小石頭,對著它發出天真的讚嘆。

臨搬家前,我再次到她家,星期天來開門的是她的女兒,她告訴我,她媽媽健忘的現象已有段時間了,她以前很喜歡串門子的,但現在不希望她出門亂走,所以她沒有人可以說話,不過很感謝我願意陪她,可是我說我是來道別的,隨手把一本我新買的日記本送給了站在女兒背後、靜靜聽我們對話的她。

到了新社區,趁著又是一個大好的天氣,想獨自出門去四周看看,可是才跨越兩三條小街沒多遠,突然發現我好像一出門就把回家的路方向弄反了,我心裡開始慌張起來,所幸摸摸索索,最後終於安全到家。

小驚之後,不覺悲憫起我那位才識不久的姐妹,疼惜她現在過得好嗎?她會記得我嗎?

我想她若忘就忘了吧,但她還能記得一生中自己重要的家人,和保留的童真之心,哪怕只是一點點,也是一件好事。如果哪天我真的在路上不知怎麼回家的話,是否從此被列入老人癡呆一族了呢?那麼今天的我又能記得什麼?

上一則

《老物件情懷》善解人意的姪女

下一則

百歲除夕宴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