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馬斯克和伍德擔心的通縮不存在?「大賣空」貝瑞這樣說

颶風「伊恩」逼近佛州 百萬居民被要求撤離

結婚四十年遊輪慶

疫情封控已經兩年有餘,還是看不到盡頭。已經三年沒有出去旅遊了,二○二二年初看到疫情開始緩解,半年前就預訂七月份結婚四十周年紀念的十二天北歐遊輪之旅,為了安全起見,機票和遊輪都買了保險,以防萬一。

疫情之後的旅行可是大不一樣;首先要有疫苗接種紀錄,而且要事先送至航空和遊輪公司經過認證。遊輪公司還需要四十八小時內的核酸陰性報告,這可有點麻煩,洛杉磯和阿姆斯特丹有九小時時差,飛行時間包括轉機要十六小時。我們臨行前一天做核酸檢測,即使是陰性,到阿姆斯特丹已經超過四十八小時了。

和遊輪公司打電話,告之可以在遊輪碼頭再做核酸,陰性了就可以上船,只是每人收費八十美元,只好認頭了。假期前一天要去做核酸,太太早晨告訴我:「我嗓子疼」,我的心一下子提起來了。緊接著又收到航空公司的電郵,轉機的城市下暴雨,航班有可能延誤或取消,雪上加霜,心裡更緊張了。好在核酸檢測兩小時後出結果,我倆都是陰性。

因為是獨立日周末,高速路異常繁忙,我們提前五個小時,總算按時到機場,一切順利。在船上等了一小時後才容許到我們房間,裡面乾淨整潔,已消毒的標誌貼在門上。

前幾站是歐洲最北部城市冰島的阿可里瑞,當地人煙稀少,整個地區只有兩萬人,空氣新鮮,群山起伏,山上依然可見一簇簇的殘雪,河流湖泊縱橫交錯,大部分都是綠地,也有不少地區寸草不生,是因為火山岩的緣故。乘座的旅遊巴士行走,路一邊是綠地,另一邊是河流或湖泊。綠地裡,牛、羊、馬悠閒地吃著草,漫不經心地溜達著,讓你感覺好像進入了「風吹草低見牛羊」的童話世界。

在冰島首都雷克維克,我們預定的岸上觀光票上時間是上午九時四十五分,可遊輪時間表上是九點出發,到前台一問,是十點鐘出發。我們按時到達集合地點,被告知「你們的觀光車已經走了,現在只有城市觀光一個選擇」,遊輪觀光辦公室的錯誤讓我們萬分掃興,我們從洛杉磯飛行十餘個小時,穿過大西洋來到歐洲的最北端,就是要欣賞大自然的巧奪天工,而不是什麼城市觀光,可是沒有辦法補救。回到船上和遊輪前台抱怨,雖然收到金錢的補償,但失去觀看自然景色的機會,也不知何時才能再次實現。

從飛機到船上,我們全程都戴N95口罩,在船上三天後,看到絕大部分人都不戴口罩了,心裡想新冠的潛伏期通常三天,如果大家都不戴口罩了,恐怕感染病毒的可能性不大了,於是有所放鬆。沒想到第五天下午我就有點咳嗽,第六天下午身體有些發冷,知道不妙,拿自帶的新冠檢測盒一測,果然陽性。

幸虧我們接受了疫苗接種,我的症狀很輕,僅僅咳嗽;我太太五月感染過新冠,這次她沒有中招。太太告訴我遊輪後幾天船上戴口罩的遊客明顯增加,可能像我這樣感染的人不少,只是遊輪和遊客都是心照不宣,挨過最後幾天。

回想結婚四十年,就像這次遊輪行一樣,我們同在生命之船,永遠不會一帆風順,我們共同經歷癌症診斷的恐怖、脊髓手術後遺留終生殘疾;感染性休克急診手術,命懸一線,重症監護病房七天撿回一條命。但四十年來我們生死相依、不離不棄。船行激起的浪花,就是生命的見證,我們不知道前面的水有多深、浪有多高、風有多強,但無論是風平浪靜,還是驚濤駭浪,我們都會駕著生命之船,乘風破浪,勇往直前。

觀光 口罩 檢測

上一則

西雅圖之行

下一則

《老物件情懷》一九六六年打工報稅單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