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年半前結婚、捐鉅款 貝佐斯前妻申請與第2任丈夫離婚

房貸利率作祟 只隔一年 40萬房價新屋主多繳6600元

盼望

那天我在家附近散步時,走到一個教堂隔壁,那裡有一段低窪的地方,通常是流浪漢的營地,前一陣子撤走帳篷,現在顯得空蕩蕩的,還有點看不習慣。

現在我發現有許多又新又大、看上去很好且紮實的帳篷,周圍的圍欄上掛起一串串五顏六色的小燈,還有進口、出口的標牌。

我看見伊娃站在那裡抽菸,她是五十多歲的白人,曾在附近的一元錢商店當過收銀員,她交際甚廣又熱情,後來那間店拆除後,就沒看見她。

這時她也看見了我,三步併兩步穿過灌木叢跑上坡,來和我講話,她抖著菸灰,滔滔不絕地說起她的故事。她講得很快,我也沒全聽懂,只知道她失業後就再也找不到工作,租不起房子。一般人可能認為她不幸淪為流浪漢,的確,她有很多困難,可是我好像只能鼓勵她,她不聽同情之類的話。

看見圍牆外有壓路機在搞修建,問她是不是要擴大這個陣營呢?她很驕傲地說:「我聽說了,那樣太好了,我不想搬來搬去,我喜歡這裡,這一帶也有我的好朋友。」

我離開,繼續往前走幾分鐘,右邊路口有個坡,我走上去,那裡有幾棟房子,有一棟外面停著三輛車,還有一些砍下的樹樁。那個房子看起來很舊,需要大修整,我認識那房子裡的主人,叫保羅,是個非常勤勞的人。他本來是富裕的,可是有個不爭氣的兒子,大部分時間都在監獄裡面。

保羅的錢不少都花在兒子需要保釋時,可是他兒子一放出來,總是接著犯案,又被關進去,把保羅弄得心力交瘁,錢也花光,他的房子幾乎快被銀行拍賣。後來只要我散步經過這裡,我都會上來看一看,可是每次那房子都是大門緊閉。那天,我在路的頂頭繞一圈剛回頭走時,我看見保羅,他剛好送一個朋友出來,他老很多,走路時腳還一跛一跛的。他看到我很高興,告訴我銀行不拍賣他的房子,欠的錢可以慢慢地付,這樣他兒子回來,也有地方住。從他口裡,我知道他兒子還關在監獄裡。

我順便告訴保羅,那個流浪漢帳篷改頭換面的事,他說是啊,政府撥了款,那個教堂有愛心,讓流浪的人可長期獲得幫助。他也認識伊娃,保羅和那些流浪人都是朋友,他們是鄰居了,就像一個小社團。

保羅期望著他兒子早日回家;伊娃希求著有個穩定的地方居住。不管可不可以如期實現,兩個人都有盼望在心中,所以他們都是那麼開心。他們的情緒感染了我,我深深地思考起來,他們的悲慘經歷我沒有,但他們的快樂我也體會不到。

在這個世界上,無論貧富、地位高低,只有生活在盼望中的人,才是幸福的。

監獄 拍賣

上一則

巴斯奇亞畫作 出現逝世6年後的「FedEx」圖樣?FBI調查

下一則

世界OnAir/姊妹分離33載 華裔教授新書揭國共內戰傷疤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