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骨灰」竟是混凝土 殯儀館盜賣屍體 還把器官分開賣

強烈雷暴襲中西部5州 天空出現詭異綠光

雪松和羊角蕨

樹幹上的羊角蕨。圖╱潤蘇
樹幹上的羊角蕨。圖╱潤蘇

自從八年前丈夫先我而去以後,我就一人獨居,兒子只要是沒有去海外出差,住在城裡的他每個周末都回來陪我。他時常有意無意地問我說:「我如果在巴市買個房子,然後我們兩個都搬進去住好嗎?」我想,我們都一個人住慣了,兩代人住一起,即使是母子,恐怕還是會有摩擦,萬一弄個不歡而散,豈不弄巧成拙,那就有違初衷了,這絕對不是我願意看到的結果,所以一直沒有首肯。

而他也不洩氣,還是過一陣又提一下,終於有一天,我對他說,也好,不過我還是把老房子留下來,萬一住不慣,我還有個退路,可以搬回來。就這樣,我們搬進了這在巴市的房子,我的睡房在樓下,他在樓上,四年下來也還相安無事,互相有照應,他也節省了不少周末開車往返來看我的時間。

這棟房子在巴市的南邊住宅區,附近的房子都很有「年紀」,一九二○年代建的老房子比比皆是,當然,房子裡面都已重新裝修,廚房和衛生間的設備全部翻新,所以搬進這老房子,看到我們前院有一棵百年樹齡的雪松,也不足為奇,稀奇的是在雪松樹幹離地六、七呎的地方,長了一個將樹幹幾乎全包圍的羊角蕨。

這棵雪松每兩、三年都請專家修剪,目前保持略高於四層樓,枝葉周圍大小約蓋滿前院的一半,樹幹粗壯需兩、三人才能環抱,但經修剪的枝節保持透光,由於是常綠針葉樹種,並不會有落葉需要處理,只有細小如縫衣針的針葉飄落。

雪松(Cedrus Deodar)又稱聖誕松,就因為其形狀像聖誕樹,枝節下垂,外型成傘狀,清晨散發出衫樹特有的一股清新香氣,不論是氣味還是維護,都是我們非常滿意的。附近有條街每家都有這樣一百呎以上的雪松,聖誕節時,整條街的屋主都會早早找好工人,用升高機在樹上掛滿各種彩色的聖誕燈泡,非常喜慶好看,是本地聖誕節慶的一景,那段日子,在天黑以後來參觀拍照的車輛絡繹不絕。

至於那蓬圍著雪松樹幹生長的羊角蕨(Staghorn Fern),主體有五、六呎高,也是很討人喜愛的常綠觀賞植物,顧名思義它的每片葉子都長得像鹿或羊角一樣,大的有三呎之長,而在每一叢(約6片左右)葉子的根部,長出一大片有如荷葉的葉片包住根部,所以整個羊角蕨一年四季都是討人喜歡的綠色。當初賣房子的仲介曾經很驕傲地介紹說,這蓬羊角蕨至少有五十年的歷史了,相當稀有名貴的。

我們喜歡這一老一少的組合,他們經年常綠,又不需特別照顧,只需在我為蘭花澆水時,用蓮蓬噴水向雪松的樹幹和羊角蕨一起噴一圈即可。他們倆可是這前院的主角,我在四周的磚地上放了半圈的盆栽,有各種顏色的蘭花、一棵檸檬樹和一棵柿子樹,算是錦上添花了。

雪松。圖╱潤蘇
雪松。圖╱潤蘇

聖誕節

上一則

伴讀工作

下一則

那個端午節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