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長亞當斯擬推市警培訓 增強地鐵治安

紐約市海灘開放 長島2處染菌暫關

父親的愛

雖然不是蘋果季節,走在超市內,仍然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蘋果,陣陣蘋果香味撲鼻而來,紐約著名的五爪蘋果,個個亮麗。五十年前,台灣還沒有自產的蘋果,由美國進口的,都是稀貨。

猶記得大學畢業旅行時,最後一站是花蓮,許久沒有見到父親了,帶著幾位同學回家,一陣寒暄後,父親悄悄把我拉到另一房間,用一個布包包了東西給我,「等一下帶回旅館吃」。隔著布包可以聞到蘋果特有的芳香,我的眼睛一亮,父親說,「是別人送的,我特別留給妳。」我可以深深感受到他對我默默的愛。

父親是一個極內斂的人,只對他的工程有興趣,平常不上班的時候就在家裡看書。因為母親是老師,身兼教務主任,非常忙碌,所以通常都是父親晚上陪我做功課。六○年代的台灣生活並不富裕,餐桌上難得看到肉的存在。每天早上,父親一定會起來替我煮一碗麵,打一個荷包蛋,看著我吃完才去上學;每天的晚餐,他一定會把菜公平地分成幾份,在吃飯的時候默默把僅有的幾根肉絲挑出來給我,他說因為我需要營養。

上大學臨離家時,他對我說,父母親對子女的愛,是抓在手裡怕弄疼了,含在嘴裡怕化了,放在手上怕飛了,顯示他的不捨之情。住在學校,學校餐廳從來沒有看過大塊肉,父親通常是一個月去台北看我一次,他總是問我想吃什麼?而我的答案永遠是,「我要吃肉。」

有時候他帶我去清真館吃水餃,有的時候去吃羊雜湯,偶爾他會叫一條紅燒魚,他把魚身上的肉都挑給我吃,自己只吃邊上刺多的地方和魚頭。看著我歡心地把魚吃光,他就會叫一碗白水煮麵伴著魚湯吃,而我那時候卻沒有想到,一個父親自己只是吃一些青菜白麵,而把所有的肉都分給了我,這就是他對我付出的愛,無言的愛。

雖然我那個時候自己當家教掙錢,但每回坐公車要回學校時,他都會塞一點零錢給我,叫我到學校對面吃碗麵、叫顆滷蛋補補身體。他沒有多餘的言語,只會拍拍我的頭,叫我快樂健康地過著大學生活。

父親鍾情於他的建港工程,從小有記憶開始,他就帶著我到宜蘭、花蓮、台東沿線一個個港口教我釣魚,嚐遍各種海鮮。人人都說我是他的寶貝女兒,我出生的時候他已經四十三歲,能不寶貝嗎?

由於母親早逝,哥哥已經在美國念書,父親一個人寂寞地在花蓮生活,我非常擔心他的健康,不願意出國,但是他強逼著我出國念書。猶記得我在上飛機之前,他對我說,「妳放心吧!爸爸的身體至少可以活到八十歲。」我心裡想,等我拿到碩士學位,拿到美國的居留權,我就可以回到台灣看他或者接他到美國來。在美國念書期間,他每星期一定固定寫封信鼓勵我好好學習英文,找到一個好工作,可以讓他放心,誰知他忽然腦溢血,駕鶴西歸。

四十多年來,我常常想起他對我無限的愛,他也常常出現在我的夢中。記得他曾經對我說,哪一天他走了,不要為他的後事鋪張,也不需要常常回去看他,只要把他放在心上就滿足了。這就是父親對我的愛。

蘋果 釣魚 旅館

上一則

老大(一)

下一則

孫女的成就感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