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麻州通報美國今年首例「猴痘」感染 患者曾赴加拿大

我所遇到的韓國人

南韓第二十屆總統大選於三月初落幕,在野的國民力量黨候選人尹錫悅以極小的差距獲勝。競選過程中,尹錫悅提出廢除「女性家庭部」的政見,令女性選民不安感激升,卻獲得更多年輕男性選民的支持;南韓社群網站上出現不少對未來感到悲觀的發文,大量年輕女性申請加入敵對的政黨。

南韓總統大選使我回想起我與韓國人接觸的經驗。八〇年代我在台北讀研究所時,有一學長來自南韓,大夥們叫他崔兄。有一回,崔兄介紹我們認識一群南韓的大學女學生,因為春假她們來台灣旅遊一周,我們幾位男同學就領著韓國女學生出遊了。

韓國女孩漂亮又會打扮,我們細心照顧這群外國來的女孩,她們對我們的感激之情溢於言表。回南韓後,她們傳話給崔兄「台灣的男孩實在體貼又優秀」,崔兄轉話時卻跟我們說:「別對她們這麼好,她們是女孩子。」呀,這就是韓國的大男人心態吧!

九〇年代,我來到美國念研究所,所內有幾位南韓來的同學、學弟。仔細觀察他們帶的午餐,都是一大盒附帶幾小盒,小盒內是各式各樣的泡菜,不像我們老中的午餐,就是一個可放在微波爐內加熱的便當。

我曾問南韓同學老金:「你每天帶這麼精緻、豐富的便當,不是很浪費時間準備嗎?」老金:「不會呀,都是我太太準備的。」真是令好多留學生羨慕。我想到另一位南韓學弟老朴,他的午餐只是一個便當。「老朴吃得就較『正常』呀。」「那是因為老朴的太太還沒有來!」老金回道。半年之後,老朴帶的午餐也像老金一樣多采多姿,因為他的太太終於來了。

有一回,老金請了一票同學到他家吃飯。他有一子一女,他的太太在廚房裡忙東忙西,不時將準備好的菜端出來,並與我們禮貌性地打了招呼。

我問老金:「你太太叫什麼名字?」老金:「她沒有名字。」什麼?沒名字?我們逗著他的兒子、女兒玩,小孩子倒是有名字的。正式吃飯時,我們說:「請你太太一起來吃吧!」老金:「不用,她不必上桌吃。」這大概就是南韓的傳統文化吧?

在美國工作後,也見到幾位韓國男士,專業技能很強,仍是那種南韓男人的派頭。我的工作場合中,沒有見過韓國女士,印度女士倒是非常多,並且積極性極高。

有一年暑假,我那十六、七歲的長子熱中下圍棋,他打聽到附近的韓國城有一家韓國棋社,一周七天都開著,有很多高手在下棋,他想去挑戰學習一下。

某一晚我載著長子前往。那是一獨棟兩層樓的住家,一樓闢成棋室,都是一群五、六十歲的男人在下棋,抽著菸、喝著茶、講著韓語。主事者為長子找了一位棋力相當的老者與他對弈,偶爾有人來瞧瞧這陌生小孩的棋技。

整個棋社都是男人們在下棋,只有一位女人偶爾出現侍奉茶水,其餘時間她都在廚房內忙著。南韓人下棋,棋風橫蠻又霸道,我也瀏覽了不少桌的棋戰,驚覺他們在下賭棋呀,即輸者要給勝者賭金。長子雖然輸了他的那盤棋,卻深感獲益良多,但由於那二手菸,我們沒有再去了。

我個人的經驗是,南韓的父權觀念根深柢固,大男人主義就在文化傳統內,難怪走向二十一世紀現代化的南韓,會成立女性家庭部,旨在系統性地推動性別平權,但推出的政策卻多次引發爭議。社會上偏向女性主義的勢頭,反而導致男性的相對剝奪感,並激發起反女權聲浪,這是窮極必反吧。

南韓的「兩性之爭」,肯定還有得爭呢。

南韓 社群網站

上一則

領銜佳士得香港春拍 趙無極「29.09.64.」下周登台

下一則

錢的有價與無價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