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南加槍擊案 台駐洛杉磯辦事處:槍手與傷亡全是台灣人

國家衛生研究院證實 疫情初應中要求隱匿病毒基因測序

五花大綁

又要去旅行了,從車庫把那個移民大皮箱找了出來,看到把手上面五花大綁的一條大花巾,想起來多年漂泊的遊子,來來去去台灣桃園機場和美國的一路艱辛。

每次回台灣,總要帶回許多鄉愁,似乎多大的箱子都不夠裝,有幾回甚至到夜市買了花七八怪的「逃難袋」。

何謂「逃難袋」?就是那種用塑料做的,一次用完即可拋棄的大袋子。袋子的容量非常大,塑料的質地十分堅硬,可以裝下不少東西。

唯一的缺點就是它的長相十分土氣,所有的圖案也都是花花綠綠,顏色又十分鮮豔,就怕人看不見似的。為了避免每次回台買一個新皮箱回家,有幾次回美國就是用這種「逃難袋」回來。

記得有幾次和兩個女兒回美國,我手上拉著兩個逃難袋,在排隊時,她們都不願意和我站在一起,覺得難看透頂,裝作不認識。其實在機場也是有人有類似的逃難袋,而用的人大多都看起來是像逃難一般,我倒是覺得挺好用的,輕巧並且容量大,回美國就往垃圾箱一丟,家裡也不會增加負擔。

而今天這一個移民大皮箱上的大花巾,則是母親五花大綁捆上的,我覺得土不堪言,漂漂亮亮的皮箱綁上這一條大花巾,不知道質量下降了多少?再好的名牌也沒有用。

有時將它拿下來,母親仍舊將它綁回去,她說旅行的時候大家都愛用黑皮箱,每個皮箱都長得一樣,怎麼知道哪一個是妳的?別人一提就走,還要去追查多麻煩。皮箱上五花大綁了一個花不溜丟的大花巾,沒有人會用同樣的布料,箱子老遠出來一看便知,不是挺好嗎?熬不過母親的堅持,我便留下了這個大花巾。

果不其然,黑色皮箱比比皆是,老遠就看到別人把我的箱子從另一頭提走。我繞了一個大圈跑去,伸手就把我的皮箱拿回,儘管那人在後面喊叫我也置之不理。後來便回頭向他喊了一句「這是我的箱子!」最後他還跑過來向我道歉。

想想看,若是沒有這個五花大綁,要追回皮箱是多麼辛苦,不知道要搞到何年馬月,甚至拿不拿得回來都不曉得。雖說值錢的東西不多,但是裡面裝滿了鄉愁與愛心,丟了皮箱定會後悔不已。這個小兵立大功、五花大綁的大花巾,從此永遠居留在我皮箱的手把上。

機場 移民

上一則

林則徐:終為中國患者,其俄羅斯乎!

下一則

削荸薺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