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首席大法官羅伯茲妻子 遭控涉嫌利益衝突

紐約皇后區檢察官凱茲訪世報 提議地鐵攻擊加重控罪

我愛唱歌

從小我就愛唱歌。母親常打趣說我的生肖是屬「鳥」的,從牙牙學語開始就喜歡模仿收音機裡的歌唱,進了學校以後,更是把學到的唱遊兒歌帶回家,整日唱個不停。母親說我是一隻反舌鳥,唱得高興、唱得快樂。

中學時代,音樂課裡在歌唱之外還增加音樂理論,我唱得更有信心。課外的時間,我們幾位女同學聚在一起唱流行歌曲,當然也沒有錯過當時轟動全台的「梁山伯與祝英台」,我們把那黃梅調唱得有韻有味。

到了大學的花樣年華,我報名參加校內合唱團。從此學會在唱歌時,不可任性地自我發揮,要用耳朵聽,不要讓自己的歌聲突出。我學會含蓄、收斂和謙虛,也領悟到為人處世亦當如此。

時光匆匆,來美後,數年裡做了兩個孩子的母親,我時時對著他們可愛的粉臉蛋兒哼兒歌。忙忙碌碌地,孩子們上了中學,有次住在街尾的一位鄰居為了慶祝中國新年,聯絡鄰居媽媽們成立一個合唱團,我很是歡喜。我們從中國歌曲唱到世界名曲,在每年舉辦的演唱會裡,我多次參與重唱或獨唱的節目。為了精益求精,我還請一位聲樂老師指導我的高音歌唱技巧。

三十年間,我們的合唱團還北至紐約市林肯中心,南赴費城、華府等地,與其他合唱團互相交流切磋,那是合唱團的鼎盛時期。

後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合唱團被邀請到老人社區演唱,所唱歌曲多迎合老人家的喜愛。我們不穿嚴肅團服,改穿鮮艷喜氣的輕鬆服裝,而且快樂地與台下觀眾互動,唱成一片,所以很得觀眾喜愛,每次演唱結束以後,社區領導立刻會與我們預定下一場的演出。從此,我們就在各個老人社區裡巡迴演出。

合唱三十年,除唱歌外,還幸運地交了幾位至誠至善的朋友,他們誠懇待人,忘我無私地為合唱團付出,為人做事都是我的楷模,這是唱歌帶來的另外收穫。

我喜歡合唱,但是當卡拉OK開始流行時,我亦跟上腳步,積極參加朋友們組成的團體。歌友們從卡式錄音帶唱到VHS唱碟,再到小DVD及大盤雷射唱碟,再到錄有千百首歌曲的點歌機,我們見證了卡拉OK的轉變過程。

十年前,我們遷居到這個小鎮,鎮上老人居民占了一大半,當我知道在老人中心有個老人合唱團時,我立刻報名參加。這是老美的合唱團,平均年齡在七十歲左右,由於唱的都是團員們能琅琅上口的英文老歌,所以發下來的歌曲只有歌詞,我這外鄉人必須從網上找到歌譜,再跟著YouTube裡的歌手哼唱,苦練之下,最終亦能完全融入,甚為自傲。

每年春秋兩季舉辦演唱會,六十餘位團員在舞台上排排坐,我的東方面孔雖然有些突出,但我是有豐富合唱經驗的老將,無論是面部表情、口型和歌聲等,都得到指揮的嘉許,更獲得攝影師的許多特寫鏡頭。我在老人合唱團裡歡唱了八年,直到前年三月因疫情出現,合唱團宣布暫時休息為止。

在這漫長的深居簡出日子裡,我隨時高聲唱歌,歡喜快樂時開心地唱,鬱悶煩燥時更勉強自己張口唱歌,歌聲總會讓自己的心情輕鬆愉快。我從兒歌唱到流行歌曲到宗教歌曲,想到什麼就唱什麼,雖然歌詞總是記不全的,但是沒有關係,萬能的YouTube會幫忙的。

終於,老人中心傳來好消息,停了兩年的合唱團將要恢復練唱,我歡喜地趕忙註冊登記,現在就等指揮進一步通知確切的練唱日期了!

老人中心 YouTube 費城

上一則

胡正明夫婦50萬捐華人特殊兒童之友會 佛利蒙中心以他倆命名

下一則

巴布狄倫佛州個展 把梁朝偉、張國榮畫成油畫了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