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你奪走我16歲童貞」牧師佈道時 她挺身指控性侵

德州小學槍案當下 子彈飛過窗戶 學童滿身鮮血逃

返家路迢迢

去年十一月初,大哥忽然傳來爸爸身體不適住院的消息,在美國加州的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心只想趕快回台看爸爸。當時台灣的防疫規定,入境之後要居家隔離十四天,若要探病,必須先PCR檢測陰性,才能報備出門,一次限制三小時。我考慮再三,還是決定盡快回去,若是爸爸仍在醫院,我就申請探病,若是已經出院,我就安心乖乖關十四天。

機票訂在十一月十一日,上午十一點起飛,出發時心情已經輕鬆不少。首先爸爸的狀況好轉,各項指數都已恢復正常,大約再兩天就可以出院了;其次,這次機票買得十分順手,出發和抵達的時間都好。候機室裡乘客不多,對健康安全的疑慮也消減大半。

飛機準時起飛,一排十個座位只坐了三、四個人。機長挺幽默,強調飛機使用高效能的換氣裝置,所以「各位是身處於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饒是如此,大家的防護還是一樣不少,最基本的是口罩,有人有面罩,有人戴護目鏡,有人全身隔離衣,看來十分滑稽,但是沒有人會覺得可笑。

一路順暢,我看著小螢幕,飛機已經掠過夏威夷群島,再五個多小時就可以到家了。沒想到忽然聽到機長廣播,詢問乘客中有沒有醫護專業人士,因為在商務艙有一個乘客發生「緊急醫療事故」。我們經濟艙的乘客一陣騷動,議論紛紛;過了不久,機長再次廣播,說該乘客已經陷入昏迷狀態,我們必須迫降關島!

大家面面相覷,關島?怎麼會這樣?此時飛機折向南邊,不久就在關島機場降落。所有乘客都被請下飛機,我經過商務艙的時候,看到幾個座位被拉上黃線,並用大塑膠袋罩起來。

關島機場什麼都沒有,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可當看到整個機組員拉著行李下來時,我就知道大事不妙了,果然聽到廣播,我們將在關島停留一晚,明天再飛往台灣。頓時一片譁然,都是抱怨的聲音。

我蹭到機組員處打聽,據他們講,落地之後再起飛,就會超出工作時間,而關島機場又沒有替換人員,所以只能委屈所有人在此待上一晚。我問起那位乘客的狀況,有一位空服員說,不是Covid,但嚴重得多,已經送往當地的醫院急救了。

我們又等了兩個多小時,終於被通知要搭車去酒店。關島顯然對我們這一群不速之客毫無準備,派來的是二十幾輛中學校車,送到酒店後,協助Check-in和送餐的,居然是幾位阿兵哥和阿兵姐!

一夜無話,第二天早上急匆匆把我們趕上校車,送到機場;當地的交警如臨大敵,全面交通管制,不讓我們的車隊從中被切斷,到了機場還不准我們下車。十一月的關島燠熱難耐,關在沒有空調的校車裡兩個小時,每個人都快要昏過去了,好不容易進到機場大廳,又得忙著找行李,重新辦理登機。一直等到下午一點才上機坐回原來的座位,等待起飛。經過這一番折騰,原本不認識的乘客也開始相互寒暄,交換一些訊息,大家都祈禱不要再出什麼意外了。

所幸,一切平安,下午五點半班機順利降落。當落地的那一剎那,全體乘客不約而同爆出熱烈的掌聲。到家了,終於到家了!雖然一共花費掉三十二個小時,但是終於到家了。

機場 加州 檢測

上一則

造訪歐姬芙畫中的世界

下一則

爸爸不回家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