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研究:接種疫苗後感染Omicron 可產生更強抗體

美韓領袖峰會 宣誓建立全球全面戰略同盟關係

飛雪壯觀路難行

「北風那個吹,雪花那個飄」,人人讚賞雪景之美,都愛抓拍銀裝素裹畫面。可回到現實中來,大雪無疑會給人們帶來諸多不便,尤其交通之亂會讓人不堪其擾。

新年方三日,大華府地區即普降大雪。下午我到後院勘察,私家車上已積七英寸厚的精白粉,左右對稱的兩棵小松樹被壓得雙雙卑躬屈膝。次日得知,維吉尼亞州境內五十英里長的九十五號公路居然全線堵車,大小車輛如逶迤長蛇陣,通宵達旦紋絲不動,車上人員倍受煎熬。塞車和病毒一樣也對所有人一視同仁,連維州聯邦參議員肯恩(Kaine)也照樣被困,原本兩小時的赴華府車程,硬生生地變成一整天的「車(馬)拉松」。

但華府市內幹道仍得及時清掃,交通尚可維持。相比之下,我於一九九三年在阿拉巴馬州碰到的一場百年未遇的暴風雪,卻把伯明翰市搞癱三日,實屬離奇經歷。

阿州地處亞熱帶,夏天氣溫百度以上乃家常便飯。冬日依舊溫和,冰雪是稀罕之物,故伯明翰市居然不設鏟雪車和撒鹽車之類硬件,能省且省。結果當特大風雪於周五一早不請自來,積雪高可齊膝,一下就把人們砸矇了,學校、商店和所有政府部門都關門大吉,無人能破雪上街。周末兩天氣溫俱在零下,積雪巋然不動,市民只能自我禁閉。我家冰箱中的牛奶正巧喝完,兩歲的女兒要喝而不得,徒呼奈何。捂豆芽一直捂到周一中午,太陽神終於露臉,把路上積雪慢慢融化,道路重開。

不過也多虧被堵家中,那時段伯明翰似未聞嚴重交通事故。但一九九五年發生的另一場大雪之後果就迥異,只因那雪積得不厚,人們急於掙脫軟禁,競相上路,事故頻繁就不足為奇了。

我有個同窗好友日前被一酒駕者禍及喪生,我們全家開車從伯明翰趕去亞特蘭大看望並慰問老同學的妻兒。回程時因溫度驟降,路面積雪頓成堅冰,在滑下一段全是光潔冰層的陡峭斜坡時,我不免緊張,只想即刻降速,慌亂中一下踩死了剎車,結果車輪立即打滑,車身在坡上來了個三百六十度轉彎,倒像花滑運動員表演的大迴環似地,把車上家人嚇得六神無主,還好一個圈子後車子停下了,家人固然暈頭轉向,至少驚魂稍定。

可嘆我後面的一輛小車就不那麼幸運了,車主為躲避我而調整航道,卻因路滑難以駕馭,車頭撞到分隔欄,整個前擋板都撞落下來。我自覺有愧於這位駕駛員,然我自身難保,欲幫忙也有心無力,只好專心緊握方向盤,戰戰兢兢滑下坡,之後一路小心到家。

從親歷的這一驚怵事故中我領悟到,在冰雪上開車絕不可把車子猛一下踩停,那不啻於自戕,只有邊剎邊鬆,逐漸減速,才不致車身失控,釀成災禍,更要緊的是,如有可能,應盡量避免雪天開車,老老實實待在家中,讓事故歸零。

瑞雪飄飛固然壯觀,但它亦如雙刃劍,會給交通安全帶來意想不到的危險和挑戰,若非冬奧運動健將,不諳冰雪之道,還不如囚居室內為妙,何必招惹風險?

華府 維吉尼亞州 阿拉巴馬州

上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單純年代

下一則

高中生得穿制服嗎?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