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撤30項罰單.減免90項罰款 20萬小商家受惠

英媒爆習近平罹患腦動脈瘤 消息遭中國網管刪除

困難的抉擇

又是一年新歲,疫情依舊猖狂,閉關已久的人們不耐寂寞,自恃打了疫苗,大膽地走出蝸居已久的屋子。我們無懼於疫情,在去年九月中旬離開純樸的聖路易,長途跋涉開車搬到十里洋場、燈紅酒綠的拉斯維加斯。

離開居住了四十三年的聖路易,那是我人生最難的抉擇之一。回顧二○二一年我們在昏天黑地、筋疲力竭中度過,從決定到行動,可說是計畫趕不上變化。拉斯維加斯長久以來即是外子嚮往的城市,因為聖路易的寒冬冷冽伴隨著冰雪,又有悶熱的酷暑,平靜的生活近於單調;加上多年老友紛紛遷出聖路易,孩子們大學畢業後都在外州落地生根,聖路易似乎再也留不住我們這些上了歲數的老年人。

五年前我們曾去拉斯維加斯買房不成,這幾年來遷徙的念頭慢慢沖淡,然而當得知好友在二○一九年毅然決然地突然搬到賭城,又掀起了外子西遷的念頭。

當決定要搬家後,開始打包行李,許多家具和零碎物件,能送、能捐的都忍痛割捨了,少數的家具賤價賣出。望著家徒四壁、空曠的房間,心中不免惆悵,這兒有孩子們的歡聲笑語,他們在此成長;朋友們的歡聚和我倆逝去的青春身影,甜酸苦辣一一刻畫在聖村,一頁頁歷史的篇章,都無法忘懷。

四月底飛往拉斯維加斯,本已購得一屋,因後來發現嚴重問題而放棄。返回聖路易,破釜沉舟,將自己的屋子上市,卻在此時外子發現可能有皮膚癌,需要留在聖路易治療,而他在此關鍵時刻還是簽下合同賣了房子,我們只好搬進出租屋。此時我情緒低落,擔心他要開刀治療。直到第二次切片後發現不是癌症,才雲開霧散。

此時,外子開始也在聖路易找房子,雖然看中一棟房子,然而在離開聖路易的幾位老友及孩子們的建議下,還是決定搬去拉斯維加斯。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當朋友得知我們的決定後,一場場的送別會讓我更加傷感,有的好友親自下廚,有的在餐館相聚,但是因為疫情依然嚴重,作協的文友們在Zoom上熱情相送,歌聲伴隨著熱淚,我們的淚水稀里呼嚕地流淌在臉上。還有中文學校現任校長、董事及職員的送行野餐令人難忘,又有校中好友在家特別準備了非常豐盛可口的BBQ晚宴,一群不怕疫情的學校教職員歡樂相聚,依依不捨地和他們道別,和我服務了四十年的中文學校吿別。

臨別前為追憶美麗著名的植物園,抽空漫步其中,這是我的最愛。友人特別陪我去藝術博物館觀賞名畫,去歷史博物館重溫聖路易的歷史,聖路易的地標拱門再度吸引我去做最後的瞻仰。最後一晚和好友淚眼相向,互道珍重再見,帶著她珍貴的友誼,和她為我準備的一路可以解饞的許多零食,第二天我們驅車前往花花世界賭城,心中忐忑不安,將面對新的挑戰,適應新的環境。

或許是緣分,也許是上蒼的眷顧,當一位老友得知我們要去拉斯維加斯定居,尚未買房,她有空屋在那,願意給我們居住直到找到房子。一個月後,在五十五歲以上寧靜的社區看中一棟小巧精緻的平房,屋內全部翻修,房子現代化,布置典雅,院內花木扶疏,後院潺潺流水的小瀑布,讓我一眼就喜愛上了這棟小屋。終於有了自己的窩,結束了我們漂泊無定的生涯,開拓了新生活的里程碑。

疫情 博物館 賭城

上一則

135年首位女台北站長 胡詠芝棄百萬薪轉戰台鐵

下一則

全球首件 虛擬藝術家創作NFT「在愛情中溺水」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