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萬物齊漲薪水不夠用 女老師每個月賣血漿貼補家用

拜登東京記者會 談對台灣安全承諾問答全文

無麻醉腸鏡檢查

距離第一次腸鏡檢查已七年,醫院的通知單雖被我擱置一旁,但還是此心耿耿。

七年前的腸鏡檢查,因麻醉藥的過敏,讓我嘗到了痛苦不堪的滋味。朋友們做完腸鏡檢查後都去大快朵頤,而我卻慘遭「滑鐵盧」,回家後,頭開始劇烈疼痛,緊接著是搜腸刮肚的嘔吐。我立刻撥打電話去診所告知狀況,順便提到:「我向來不打針吃藥,這麻醉藥的劑量對我是不是太強了?」診所小姐泰然處之地說:「這劑量已經很低了,過一會兒就會好了。」這句「一會兒」卻整整折騰了我一天半。

現今準備再次做腸鏡檢查,在與醫生電話視頻中,我講述了對麻醉藥的不適應,要求此次不打任何針劑,並告知我需要自己開車來回。醫生聽了我的要求,遲疑了,我接著問:「會很痛嗎?」這一問,打破了醫生的思慮,他沉聲靜氣地說:「如果沒有準備好,我建議你還是打麻醉針。」我極力說服醫生,最終得到他的應許。

檢查前一天,醫院護士來電詳說檢查注意事宜,並提到不打麻醉針有兩種可能發生的狀況。檢查做到一半如果忍受不了,有兩種選擇:一是放棄,不做了,另一則是打針繼續下去;如果選擇打針,就必須有人接送。我沒有回應,只求一切須利。

按照護士的指示,我側著身子躺在檢查床上,戴上氧氣罩,護士解說檢查的程序,並囑咐:「如果感覺很不舒服,就要喊停。」床旁的電腦螢幕開始有了影像,我看到噴水頭牽引著一根黑色的管子,在腸內慢慢蠕動。前半段是直腸,所以影像管很順地進入腸內。因女性的卵巢子宮靠近腸道,導致腸道較為彎曲,會感到更不舒服。當影像管進入到結腸和橫結腸交界處時需要轉彎,因為我的腸子張力太小,所以醫生請護士用力按住我的肚子,才得以通過。

影像管越往裡走就越感不適,醫生感覺到我已難受地在憋氣了,於是要我深呼吸以緩減壓力,才稍舒暢一會兒,影像管又繼續往更深的腸道前行,那一股在腸道裡的壓力讓我難以招架,直教我屏住呼吸。就這樣折騰了好一陣子,醫生終於開口了:「一切都非常好。」頓時,我大大地吐了一口氣,如釋重負。

醫院的紀錄顯示,一年只有一兩位病人採取無麻醉腸鏡檢查,且都是年輕人,難怪護士們聽聞我是無麻醉檢查者,都蜂擁而至恢復室向我道賀,其中一位護士透露,下個月她也將做腸鏡檢查,我打趣地說:「不妨試一試無麻醉腸鏡檢查,體驗後還可以寫一本書呢!」她也幽默地回答我:「我還是打麻醉針,出書就留給你吧。」「人生中,快樂帶給我們愉悅,痛苦帶給我們回憶。」今天的無麻醉腸鏡檢查,明天它將成為過去,但此舉將長久伴隨在我回憶中。

過敏

上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下一則

新書「入境大廳」紀錄異國生活 書寫遊子心情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