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周文偉曾為兒學費住貯藏室 妻:心疼他為家人犧牲

加州眾議員金映玉:夢想不怕大 總有一天會成真

目送

疫情肆虐而關閉了一年多的學校,今秋終於重新正式開啟入校教學。剛上一年級的小孫,開學那天由媳婦送他上學;鑑於疫情仍吃緊,校方規定只允許家長送學生到停車場邊緣止步。媳婦原期待能送孩子進教室,卻僅能目送他獨自走進學校的長廊,直到看不見他的背影了,方才落寞失望地離開。

這讓我回憶起四十多年前,我送四歲的女兒去上幼兒園的第一天。下了車我牽著她的手,當我們走近門口時,她掙脫了我的手,邊跑邊對我招手說再見,頭也不回地進了教室。

我當時心情的落差極大,原本擔心她第一次單獨置身於陌生環境中會膽怯,未料完全顛覆了我的想像;實際上並沒出現拉拉扯扯、哭哭啼啼的場面。我非但沒有見到女兒的依依不捨,反而真正感到若有所失的竟然是我。

有了送女兒的經驗,在三年後送兒子上幼兒園時,我胸有成竹,自信不會重蹈覆轍,應該可以輕輕鬆鬆地目送第二個孩子上學。

未料兒子卻是拉著我不放,不讓我離開。折騰了一陣子,最後在老師巧妙分散他的注意力之時,我緩緩地步出教室門,躲在窗口向裡頭窺視。當他突然察覺媽媽不在了,而開始哭泣時,我幾乎忍不住想再步入教室,卻見老師將他帶在身邊哄著,不多時他居然不哭了。在我走向停車處時,仍不放心地頻頻回頭,直到看不見教室了,才深深吐了一口氣。

二十多年後,兒子在東岸賓州讀醫學院期間,每次送他上機場返回學校,我總是站在安檢處外,遙望著他通過檢查後邁步離開,偶爾回頭對我們揮揮手。我一直目送他那高大的背影逐漸消失在我的視線之後,這才緩緩移動腳步,悵然若失地走回停車場。

在回家的路上我心情低落,一路沉默不語。進了家門,走進兒子的房間,只覺空盪盪的,那冷寂凝重的空氣,似曾相識。原來就在幾年之前,我們開車送女兒離家上大學那天,回到家後的那分落寞感,又毫無妥協地再度重現。

直到今天,我還能感受到那一絲絲讓我沉吟難忘的牽掛,不論孩子往返學校多少次,每次的別離,就免不了又一次的目送、又一次綿延長久的不捨。

回想我的父母親在世時,他們也曾經在數十年間,面對一次次不捨地目送我遠行。人生就是不斷地在目送親人別離的旅程,留下的是萬分的思念,儘管再多的不捨、再多的牽掛,終究是要分離的。

如今老年再讀朱自清的「背影」,更能感同身受,切身體會到作者的父親在送別兒子時,那份濃濃的親情、內心柔軟又綿密不捨的父愛,令人為之動容。

疫情 機場 賓州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