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加家庭分別收養 DNA檢測讓中國姊妹他鄉重逢

德州小學槍案奪21命 槍手作案前曾發3則訊息給她

祝你聖誕快樂

每年年末,布置聖誕裝飾是很多人家最快樂的時刻,今年更不例外。新冠疫情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這個世界,利用假期出門旅行變得越來越令人不安,於是人們更加渴望在家裡溫馨團聚,為了使聖誕節的氣氛愈加濃郁,聖誕裝飾對很多人來說就變得尤為重要。

我過了感恩節就開始布置聖誕裝飾,聖誕樹肯定少不了,這是傳統儀式感裡最重要的一部分;再是掛在樹上的裝飾,那些五顏六色、鑲金鍍銀的小圓球,給樹身平添許多喜氣;然後還有各色彩燈,纏裹在窗戶上、壁爐上、樓梯扶手上,令整個屋子一下充滿了熱烈和溫暖。

布置完畢,環顧四周,一切都令人相當滿意。於是沏一杯茶,坐在點燃的壁爐前,安安靜靜欣賞一回自己手作的工。就在目光觸及爐火的一剎那,我忽然感到了某種缺失,這壁爐前的台子上不是應該放上許多聖誕卡片嗎?多年前,客廳壁爐的周圍都是用親人朋友們寄來的聖誕卡片裝飾的。

那時候,每當聖誕節來臨,自己會給住在不同地方的親人朋友寄去聖誕卡片,也會收到他們從各地寄來的卡片,精美的圖案,溫馨的寄語,美好的祝福,是聖誕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這些年,這一切好像在不知不覺中忽然變得越來越稀有,幾乎要銷聲匿跡了,這是怎麼回事呢?

隨著二十世紀末電話、網路的普遍流行,人們已經不需要靠書信來傳遞信息,拿起電話就能和想念的人通話,打開電腦就能給遠方的朋友發送電子郵件,甚至按幾個字母鍵,對方的影像就能出現在屏幕上,在這樣的情況下,誰還願意費時費力,靠郵局傳遞思念?聖誕節來臨的時候,有現成的賀卡往群組裡一發,就算完成給每個人祝福的儀式了,誰還需要聖誕卡片?

「我們懷著多麼傷感的心情,回憶那個偉大的浪漫主義書信年代。」有一位作家在他的書裡這樣感嘆。此刻的我,也開始感傷的懷念那個「書信年代」無與倫比的浪漫。

最早的時候,它是與征戰的時代同期,勇士在外征戰沙場,淑女在家焦急地盼望著遠方的來信,距離產生的美感和等待積攢的激情,都厚厚地沉澱在往來的書信裡。到了年老的時候,多少婦人的首飾奩裡,都珍藏著一疊紅絲線紮起的古舊時代,那是她們在作淑女的時候,用生命書寫過的偉大浪漫。

即使到了近代,鴻雁傳書也仍然是相隔遙遠之人互通信息的唯一方式,故人的手札,珍貴的文字,記載下多少人情故事。我是多麼真實而又沉浸其中地經歷過這個「浪漫主義書信年代」,才不到三十年,這一切真的就要與我們擦肩而過了嗎?

我從壁爐前起身,開始在網站上搜尋,兩天以後,一盒3D聖誕卡出現在我家郵箱裡。雖然那個「偉大的浪漫主義書信年代」離我們越來越遠,我們也永遠無法追回它的腳步,甚至再過幾年,不但聖誕卡片不復存在,連郵局都可能在這個地球上消失。而我,親愛的朋友,我仍願意在這個最後的時刻,親手為你寫一張聖誕卡片,遙祝你聖誕快樂!

聖誕節 勇士 疫情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