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對決》曝政變:原周永康任國家主席、薄熙來總理

芝加哥的國慶日槍擊案:6死30傷的槍暴悲劇

一盆蟹爪蘭

去年年底,一位休士頓的朋友在微信圈裡分享了一組鮮花照片,紫色花朵一骨朵一骨朵地微微向兩側傾斜盛開,鮮艷欲滴,我一連點了好幾個讚。朋友說蟹爪蘭好養、花期長,如果喜歡,可以為我嫁接一盆,等我回休士頓時送給我。

今年初春時節,朋友告知蟹爪蘭嫁接成功。三月份,有事返回休士頓,特意驅車前往朋友家,朋友嫁接了好幾盆,隨我挑。我挑了一盆最小的,因為要坐飛機,大的不易攜帶。巴掌大的一盆花,綠色的葉子飽滿肥厚,生機勃勃。臨行前,花盆被包了一層層的塑料袋,再放進背包,背包開一條縫,以利透氣呼吸。

將近四個小時的飛行,順利抵達新澤西。第二天便換了花盆,寶貝似地放在屋裡朝陽的窗台上,每日幾番查看,隔三岔五澆一次水。

過了一段時間,葉子開始萎靡甚而抽縮。我對朋友說,蟹爪蘭恐怕不行了,因為同時帶回來的另一位朋友送的紫眉豆和紫蝴蝶已然香消玉殞,先生也不無傷感地說,鮮花太嬌嫩,不適合長途飛行。

到了五月,天氣已經很暖和了,而蟹爪蘭越發軟塌塌地趴在土上,直不起腰提不起勁,奄奄一息,一狠心決定死馬當活馬醫,把蟹爪蘭拿到了室外露台的木桌上,「或許在大自然裡可以獲得一線生機。」我說。

然後再次返回休士頓,過了幾個星期回來後,走進露台觀賞梔子花和杜鵑花,竟然意外地發現,蟹爪蘭直起了腰,提足了勁,而且長大了許多,枝葉飽滿,綠意蔥蔥,充滿了勃勃生機。「蟹爪蘭活過來了。」我興奮地對先生說。「是的,陽光、空氣和水,大自然的充足供應比我們人為的看顧更有奇效。」先生也喜不自勝。

經過一個夏季的風吹日曬雨淋,蟹爪蘭越來越繁茂,越來越強壯,於是又換了一個更大的花盆,依舊放在後院露台的木桌上。

到了十月下旬,在綠葉的頂端長出了黃豆粒般大小的花苞,蟹爪蘭終於要開花了,我欣喜若狂地告訴送花的朋友,朋友也甚驚訝說,沒想到原來那麼一小盆,竟然可以長那麼大、那麼壯。

感恩節期間,蟹爪蘭全然綻放。紫色的花朵競相開放,更令人嘆為觀止的是,竟然在一簇簇紫色的花朵裡,間或夾雜幾朵紅色的蟹爪蘭。「想當初以為它要死了。沒想到生命力如此旺盛。」我對著清晨陽光沐浴下的蟹爪蘭感慨萬千。

「可能澆水太多了。」事後諸葛亮的先生如此總結。是啊!太多太少都有可能使一盆蟹爪蘭壽終正寢,因為任何生命都有其自身特性,凡事不多不少順其自然最好,可是人世間最難掌握的,恰恰就是這不多不少剛剛好的尺度啊!

休士頓 微信 新澤西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