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西維州男持步槍闖派對開火 她秒拔槍將其擊斃

德州槍案致命錯誤 19警早已待命「怕挨槍」未即刻攻堅

母子真的連心

從前常聽到「母子連心」這種說法,但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直到最近感恩節期間兒子們回來過節,當已經失智十三年的妻看到自己的兒子來床前探望她時,兩眼一直盯著兒子,那種眉開眼笑的樣子,就體會到什麼是母子連心了。

妻在失智症初期時,外表看不出有什麼異常,那時候仍然會認人,也會跟人打招呼,也還會和人家對話;兒子們回來看她,她都會很高興地抱抱兒子,還會叫出名字,但是看到孫子就叫不出名字,只會說是「兒子的兒子」。

但是到了失智症病況的中期,也就是第六年之後,妻在各方面的退化就很快了,尤其是突然間失去語言的能力。這段期間妻仍然可以走路,我還是會帶她去旅行、搭遊輪。

到了失智第十年之後,妻的吞嚥開始困難,需要把食物都打成液體讓她吞服。在這段期間,基本上除了家人之外,妻都已經不認得人了,有位妻高中最要好的同學來看她,因妻不認得她,還讓這位同學都難過得哭了。

去年年中,妻因急性尿道炎引發高燒,緊急住院十五天後回家休養,但已經無法再走路,這時已進入失智症病況的最後階段,事實上已經無法認出任何人了,包括長期照顧她的我。

她有時候都要盯著我半天,彷彿在詢問我「你是誰啊?」總要過了好一陣子才會恢復正常的眼神,好像知道我就是她最親近的另一半了。我有時候想到這個情況,難免也會感到很難過。

去年因為疫情嚴重,兩個兒子比較少回來看媽媽,尤其是在紐約的大兒子,更因避免搭飛機而無法回來,他自己也很擔心媽媽會不記得他,有幾次想回來,但都被我勸止了。

今年感恩節時,因疫情稍微減緩一些,大兒子就安排回來一個星期,好好陪陪他媽媽。住在洛杉磯西邊的小兒子一家當然也回來過感恩節,是家人大團聚的日子。我本來很擔心妻如果不認得兒子,他們一定會很難過。

妻是在二十五歲時生了大兒子,那時她在台北財政部上班,但是一下班就到我母親家接回大兒子,像是心頭肉一樣地保護照顧著。妻二十九歲時生了小兒子,因為同時要照顧兩個孩子,更辛苦了,但是妻仍然很盡責地當起母親的角色。那時我正在忙著事業,兩個兒子幾乎都是妻一個人在辛苦教養,因此兒子們和他們母親是比較親近的。

感恩節前幾天,大兒子一回到家就直奔妻的房間,看躺在病床上的母親,只見妻很快就認出是她的大兒子,雙眼一直盯著他眉開眼笑。感恩節當天,小兒子一家回來後,妻也是很快就認出,同樣盯著小兒子一直微笑合不攏嘴,雖然無法言語表達,但是喜悅之情全部寫在臉上。

我的擔心是多餘的,而且讓我體會出「母子連心」的真義,以及母愛真的很偉大,是無可取代的。

失智 疫情 財政部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