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德州小學血案生還者:槍聲不斷 全班沒人敢尖叫

台增7.65萬例確診、死亡145人 再增2童腦炎

怡情小站

剛搬到雷諾時,認識了一戶老中鄰居,是第三代的移民,家有待字閨中的優秀女兒,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芳齡四十,職居灣區的管理高層,條件雖好卻苦無門當戶對的意中人。他們知道我有兩個兒子,想必身邊一定會有許多單身貴族,於是便把紅娘的責任加在我的頭上,而我一向受人之託忠於勤事,遂將此事放於心上。

一個不期而遇的機會,認識了雷諾在地的印度醫生,不但是麻省理工學院的校友,也仍是行情看漲的單身漢;雖說有國籍不同的考量,但在美國這個國度裡,不同顏色或國籍的通婚比比皆是,在我確認他沒有女友的情況下,便和鄰居提及此人,談及此事。我以為如此相符的條件純屬不易,卻不料在我回答了她的問題後,空氣煞時間凝住了,因為我說是在賭場邂逅這位醫生的,不知他們對認識的地方有所顧忌,還是別有原因我不得而知,只知從此再也沒有以後了。

這倒令我好生納悶,難道賭場裡認識的,就沒有好的人嗎?更何況醫生在忙完一天的壓抑工作後,到賭場紓壓解放,不也是一種生活的自我調劑?以他的收入,哪在乎輸贏,所以錢不是因素,那麼如果我說是在一場音樂會或研討會上認識的,大概就有不一樣的結局了。

一般人認為涉及賭場是個不好的習慣,與賭有關的會有什麼好人品?我倒不作如是想,一如我不把打麻將當做是壞事一樣,還親力親為地把兒子教成麻將大使,舉凡兒子的朋友們,個個都能摸上兩手。我還真以兒子為傲,能把這麽複雜的麻將遊戲發揚光大,讓不同族裔的人也對咱們的國粹玩得津津有味,有什麼不好呢?

就像我在賭場裡,看到許多拿著拐杖、坐著輪椅、推著助行器,還有提著氧氣筒的行動不便之人,無不興高采烈地玩著老虎機,看他們那中獎後的飛揚神彩,讓我覺得賭場真是功德無量,不但為人提供了一個能調劑身心的娛樂場所,也讓家屬們能隨侍在旁與君同樂。尤其是在疫情期間,那兒也不易去,光是悶在家裡看電視追劇,也夠沒勁兒的,賭場自然而然成了可去之處我覺得只要自己拿捏得準控制得宜,稱它是生活的怡情小站一點都不為過。

疫情 灣區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