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短期提高債限期限將至 兩黨議員仍無共識

賽默飛世爾科技:旗下試劑盒能準確驗出Omicron病毒

生死之交

最近我和玲玲加入一個旅行社去土耳其旅行。因為疫情才剛剛消減,許多人還是觀望不前,本來三十人才可以出團的,現在二十五人就成行了。一路上我們的旅遊大巴坐得十分寬鬆舒適,每個觀光景點都很少有別的遊客,休息站餐廳或紀念品店店員們都展開燦爛的笑容,熱忱歡迎觀光客再度來到土耳其旅遊,大大血拼,快速促進他們經濟復甦。

因為我們的團隊人少,大家都有許多互相交流的機會。我們的導遊是一位四十開外、有近二十年導遊經驗的土耳其女士。她說她在疫情下失業近兩年,現在終於可以再帶美國團,她高興得不得了。開團的第一天,她就要大家不只介紹自己的名字,還要說明自己為什麼要到土耳其來玩。

其中有一位人高馬大、名叫東尼的美國中年男子的自我介紹,十分感人,引起了我的社會工作職業病。在旅遊期間,我好像在做個案調查一樣,常常和他交談,最後才能把他的故事拼成了一個清楚的畫面。

原來現年四十開外的東尼,是紐約皇后區土生土長的第一線緊急救護人員。他的父親是早期的菲律賓船員,當年跟船到了美國就跳船不回去了;因為他能說善道,又會跳舞,認識了年輕的愛爾蘭姑娘,兩人結婚後東尼就出生了。在東尼成長的過程中,亞裔及愛爾蘭裔雙重背景讓他受到不少歧視,使他成了一個凡事靠著個子大、拳頭快的火爆叛逆小子。

東尼高中畢業後做過好多零工,都是因為脾氣大、叛逆性強,一再遭到解雇。後來他的父母都去世,他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才決定申請政府的補助金,去讀緊急救護人員訓練執照。因為紐約急缺醫護人員,他一畢業就在皇后區的消防隊找到工作,但是消防隊的隊友都排斥他這個半白半黃的混血小子。

幸好當時他的隊長是一個土耳其移民後代,他也嘗過被歧視的滋味,因此他特別照顧東尼這個後生小子,自動當他的入門師父,還鼓勵他去讀一個大學學位。東尼也很爭氣地拿到學位,後來因為工作努力,升級成為副隊長;並且在幾年後,逐漸被同儕選成當地緊急救護人員工會的副主席,擔任工資加薪的談判,為同仁爭取到很好的福利,終於得到大家的認可。

東尼對於亦師亦友的土耳其老長官非常感謝。這位長官退休後的願望就是要回土耳其老家去看一看,他還答應要帶東尼一起去,但是這位老長官在紐約市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染上新冠肺炎,當他性命垂危之時,家人打九一一求救,居然是東尼的救護車小組去急救的。東尼說他忍著眼淚,把老長官抬到擔架上,在老長官吐出最後一口氣前,答應老長官說他會代替他回土耳其的。東尼把老長官的名字刺青在他的手臂上;我們每到一處,他都會拍照片,傳給長官在紐約的太太和妹妹,告訴她們,他代替老長官回老家了。如今像東尼這樣有情有義、擔當生死之交的人,大概不多了吧。

紐約市 美國 疫情

上一則

The One南園深化服務 劉邦初打造人文管家特訓班

下一則

感恩節的由來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