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美大眾交通口罩令 延長至明年3月18日

華醫:Omicron將成主流病毒株 半年內攻陷全球

牠是我兒子

圖╱盼兮
圖╱盼兮

筱翠今年痛失兩個高齡狗兒女,看著她們母女倆哭到不行,也憶起陪伴我近十七年的寶貝狗兒子CoCo。牠是二○○三年十月走的,離開我整整十八年了,非常非常想念牠。女兒Vivian前幾日歡慶三十歲生日,比她大四歲的CoCo哥哥若還在世,豈不是三十四歲了?當然,那是我這個做媽的一廂情願,牠活到近十七歲已是相當百餘歲高齡的狗瑞了。

CoCo甫滿月就被送到我家,任我如何推拒都不行,兩位「狗媽媽」都堅稱牠很健康,照顧牠很容易的,一點都不麻煩。從無養狗經驗的我,只能勉強「笑納」了。

CoCo來到我家第一天,就自己走到大門口,望著我、望著門外,示意要出去;推開門讓牠出去,小毛球竟然搖搖晃晃走到草地上尿尿了。CoCo不在屋裡大小便,加上不吵不鬧的個性,很快即虜獲了我們的心,從此和我們一起吃、一起睡,成為我們的心肝寶貝。

當年還是手寫稿的年代,CoCo最喜歡晚上陪我寫稿,放下筆的那一刻,牠雀躍萬分,因為我會帶著牠開車去報社送稿。牠愛兜風,把頭探出車外,白色長毛迎風飛舞,那是牠一天中的Happy Hour。

生性活潑的CoCo,年幼時還喜歡和我們玩扔拖鞋撿拖鞋、拖死狗遊戲,老爹躺在沙發上看金庸武俠小說,CoCo也會叼著拖鞋央求老爹跟牠一起玩,像個孩子一樣。

CoCo還有個習慣:趴在窗台看風景,等我們回家。Vivian小的時候,他們兄妹倆趴在窗台上盼娘歸的情景,真是可愛極了!

美好時光在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十五日,銀行收回房子那一天畫下句點。CoCo陪著我在傾盆大雨中搬家,我們從艾爾蒙地(El Monte)自己開發建造的新屋搬回蒙特利公園市(Monterey Park)老家。老家的加建工程尚未完成,只有電沒有瓦斯,我和CoCo在沒有暖氣之下,度過那個令人難以忘懷的冰冷長夜,堅強面對困局近兩年的我,那一晚抱著牠哭了。

二○○三年十月,聖地牙哥山林大火的煙霧吹至洛杉磯,CoCo突然劇烈咳嗽,不太對勁,我帶著牠直奔獸醫診所,拿了藥回家,就趕著去好萊塢採訪了。待我發完稿回家已是半夜,愛喝水的CoCo竟然連水都吞不下去。第二天清晨,牠還堅持去後院大小便,等我發現時,牠已倒在地上無法起身了。

火速送醫,獸醫師立刻給CoCo戴上氧氣罩,打強心針,三分鐘不到,即宣告CoCo走了。我完全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哭倒在牠身旁。

醫師說,行醫二十多年,沒見過像CoCo這樣片刻都不願住院的高齡狗狗,如此體貼我這個單親媽媽,不讓我為牠多花錢。

當天下午接了Vivian放學,帶上照相機、剪刀和盒子再奔獸醫診所,我們母女兩人先和CoCo合影,繼而剪下牠美麗的長毛留做紀念。當我們想拍完剩餘底片時,靈異現象出現了,相機竟然死機,愛漂亮的CoCo拒絕留下難看身影!

對於女兒和筱翠一再提出再養一隻狗的建議,我是敬謝不敏的,陪伴我走過艱辛歲月的CoCo,就是我今生的兒子,唯一的兒子。

圖╱盼兮
圖╱盼兮

艾爾蒙地 洛杉磯 聖地牙哥

上一則

The One南園深化服務 劉邦初打造人文管家特訓班

下一則

感恩節的由來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