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美大眾交通口罩令 延長至明年3月18日

華醫:Omicron將成主流病毒株 半年內攻陷全球

鄉情花

野薑花開一文在亞城書香社文友間傳閱後,有仍無野薑花的文友來訊也想分植,我正愁如何處理,因我已很少涉足亞城。不想亞城有野薑花的文友已立即分送過去,更令我意外的是,且相聚,包起了野薑花葉粽子,並說野薑花粽是新竹內灣名產。這不僅表現了文友間的深厚感情,也顯出了野薑花在我們心中所擁有的共同鄉情意義。因此我為這樣的花創訂了一個名詞:鄉情花。

我的鄉情花當然不是只有野薑花,芭蕉花是更親近的,因小時院中種了很多,我學畫時又常對它寫生。杜鵑花更是台北春天的象徵,我喜歡它嬌柔清新,又燦爛。美國杜鵑花品種繁多,但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情感關聯,我的鄉情杜鵑花還是在台時所見的白、淺紅、紫紅三種,苗圃也把這三種,標名為福爾摩沙(台灣)杜鵑花。因此我在車道旁及近屋的林中,種得叢叢的,還特別闢種出一條白杜鵑花的小徑。

而現正開花且漸入佳境的則是茶花,我雖種了些美國常見、色彩多樣化的複瓣茶花,但我的鄉情茶花只有兩種:一種是單瓣大紅的山茶花,我對它情有所鍾,是因早年學畫時在前人吳昌碩、任伯年等的歲朝清供圖中常見,且曾仿畫過,尤其喜歡陶壽伯畫的歲寒三友圖,一枝白梅,幾莖翠綠水仙,外加一枝紅山茶,淡雅而又清麗,可惜涵養不夠,未能效顰。

可是這種山茶花在此地並不常見,所以當初在苗圃看到三株,就如獲至寶全買了回來,種在車道旁林地,進出時可經常看見,可是三株中只有兩株成長茁壯。我不死心,數年後終於又看到這品種,再買回一棵補種原處,可能地方真不適合,也沒存活,只能好好憐取眼前這兩棵了。

另一種則是純屬意外。有一次在苗圃看到一棵沒見過的茶花,也是單瓣,花型比一般茶花都小,白色面向下,一副很謙遜的樣子,且有微微的茶香氣,一看名字「台灣能高山茶花」。老實說,我連台灣有個能高山在哪都不清楚,我想我台灣來的朋友也沒幾個人知道、或見過這種茶花。不過既特別標明是台灣的,花不親土親,就先買回再說。

一查陳運造先生著的「台灣野生觀賞植物圖鑑」,果然是生長在埔里、阿里山一帶,台灣特有的野生茶花。沒想到它竟也來到了這小地方,就抱團取暖,把它種在近房子的白杜鵑花小徑旁,善加維護。它不負我,每年這時開花,迎我閒步,令我常臆想它在埔里山中,沒有塵擾,自在生長開花的樣子。

對久居海外的人來說,花其實也可說是對故鄉、故園的一線情牽,是一種往日情懷的寄託,不僅悅目而已。野薑花是,我的鄉情茶花,我想對台灣來的朋友也會是,而有了友情的共鳴,「鄉情花」的意義就更豐富了。

台灣 美國 阿里山

上一則

以「蔓生」為名 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重現原民宇宙觀

下一則

《老物件情懷》兒子送的對講機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