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F-35戰機降落航母生意外 美海軍7傷 飛行員彈射逃生

美股「冰與火」 盤中創2年最大跌幅 逢低買氣收復失土

生死一瞬間

午飯後,我到門口取信。明天是先生的生日,兒子們和好友的賀卡紛至沓來。「明天是你的生日,我的……」我一邊唱著,一邊按響門鈴。

屋內應聲含含糊糊,大門遲遲打開,一照面,我驚呆了,手中的信件撒落一地。幾分鐘不見,先生判若兩人,他的臉又紅又腫,兩眼只剩一條縫,「你怎麼啦?」他依依呀呀地,莫非中風了?

「你笑一笑,」我記得三種辨識中風的簡單測試法,先生勉強咧開嘴,雖然笑不如哭,但兩側臉頰都上揚;「來,雙手平舉,」左右手高低一致;先生使勁地咳,但又咳不出什麼,他吃力地喘著氣……。

我果斷撥打了九一一,接線員一聽是醫療求救,急忙說:「不要掛線。」她不斷地與我交談,持續了解先生的病情發展,「救護車馬上就到。」急急向接線員道謝後,一陣滴嘟滴嘟的警笛聲由遠而近,我扶著先生走到路旁,兩名急救員急忙將他扶上車,一躺下就戴上氧氣罩,他們一邊檢查,一邊將病人信息發送給醫院。

救護車剛剛開出百米,正在檢查先生口腔的急救員突然大聲呼我:「你快來看,他的舌頭以前有這麼大嗎?」我上前一看,天哪,從來沒見過這麼大的舌頭,幾乎塞滿了整個嘴巴。

情況危急,救護車馬上剎車,急救員在先生的大腿上扎了一劑救急針(EpiPen),十秒鐘取出後,救護車又拉響警笛,風馳電掣般直奔北岸醫院急診室。

不到十分鐘,救護車就到達醫院,早已在門外等候的醫護人員馬上推著先生直接進入急診室。醫生診斷為嚴重食物過敏,護士穿刺靜脈,抗過敏藥物緩緩輸入,醫生和護士們圍著先生,各盡其職。慢慢地,先生的臉色不再通紅,眼睛也能睜開,他還開口對周圍的人說謝謝。沒想到,不管是救護車的急救員還是急診室的醫護人員,他們都感謝我及時呼叫九一一,「讓我們有機會挽救一條生命。」

先生脫離危險,轉入單人房繼續觀察。我驚魂未定,後怕不已:若不是救護車在三分鐘之內到達;若不是在救護車上早一秒鐘施救;若不是救護車很快就送抵醫院……,太可怕了,我不敢再想下去。先生從未有過食物過敏,而當他舌頭一腫脹,他的呼吸道症狀已經非常嚴重,隨時都可能窒息。

午夜過後,主治醫生完成了出院前的最後檢查,他見先生能說會笑,一再叮囑,盡快找專科醫生做過敏原測試,「別忘了隨身攜帶EpiPen,再遇到這種情況,先扎針自救,再呼叫九一一求救。像你今天這種危及生命的嚴重食物過敏,其搶救黃金時間只有半小時甚至數分鐘,必須在窒息、休克等現象發生之前,透過肌肉注射腎上腺素施救,才能穩住病情。」 

生死一瞬間,先生邁入了人生的又一個年頭,他頻頻與親友們分享他的歷險記。對美國的急救系統,大家都有同感:美國的急診室不會拒絕對任何人的急救服務,無論病人是否有醫療保險,或者是否有能力支付救護費用;美國救護車上的急救員都會用最專業的方法及時處理病情;救護車會將病人第一時間安全送抵醫院。生命第一,他們以搶救生命為職,為榮!

過敏 美國 九一一

上一則

1787年美國憲法初版拍賣 4300萬天價售出

下一則

《老物件情懷》大肚能容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