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防新變種病毒 美29日起限制南非和其他7國入境

WHO命名南非變種病毒為omicron 英暫停6國航班

姥姥與姥爺

新冠疫情期間,我從美國中國探望父母,獨自一人居家隔離一星期。

父母因年邁多病,雙雙住進了老人醫院,我孤單一人在房裡走動著,環顧闊別多年、自己成長過的居室,一切是那樣地熟悉而又陌生。牆上掛著父母喜愛的我們兒時照片,書架上擺放著我們的全家福。當我的目光徐徐移動在房間的各個角落時,突然停在了一張發黃的姥姥和姥爺年輕時的照片。

這是姥姥、姥爺年輕戀愛時的照片。照片大約是在上世紀二○年代,是他們風華正茂的年紀。姥爺身著整齊的深色學生裝,一排鈕扣繫得整整齊齊,上衣胸前口袋裡別著一支鋼筆;他手裡捧著一本書,翻開著放在膝蓋上,纖細的手指點著一行字或一張圖給旁邊端坐的姥姥看。姥姥身穿黑色旗袍,剛過膝蓋,露出白皙豐滿的雙腿;她的目光專注,低頭凝視著姥爺手指的地方。

兩人的頭髮是那個年代的時尚髮型,打著髮蠟,光潤整齊,頭頂略高一些,有些飛。姥爺長得濃眉大眼,卻不乏清秀;姥姥細眉細眼,面容圓潤。他們並未依偎在一起,稍有間隔,矜持地坐在沙發上,但從各自微笑靦腆的樣子,看出他們是在甜蜜幸福的戀愛中。

姥姥、姥爺衝破當時中國封建包辦婚姻的枷鎖,自由戀愛,登報結婚。他們育有四個女兒,共同度過了中國風雨飄搖、動蕩戰亂的年代。一九四九年新中國成立後,他們是優秀的知識分子,在各自的崗位上為國家的建設做出貢獻。

不幸的是,由於各種原因,他們中年時分道揚鑣,各自選擇獨立生活。我母親是姥姥的大女兒,和姥姥生活在一起,我兒時許多時光是在陪伴姥姥中度過的。

婚姻的破裂對姥姥身心健康有很大的影響,她和姥爺從此再未相見,姥姥也再未走進婚姻。我只記得經常看到姥姥獨自一人坐在房間裡,喃喃自語,夜間有時會聽到她的抽泣聲,想必是撕心裂肺的苦痛。我兒時不諳世事,只是覺得不懂姥姥和姥爺有什麼不可調和的矛盾,以至於曾經共同生養孩子的夫妻,會選擇分離而至死不見。

姥爺重新組建了家庭,專心致力於自己的事業發展,後半輩子似乎生活得比姥姥幸福。我和老公八○年代末赴美留學之前,曾登門拜訪了在北京的姥爺。他那時已年過八旬,滿頭銀髮,卻仍精神矍鑠,侃侃而談。他曾留學日本和德國,得知我們即將赴美,當然少不了分享他留學的經驗和體會。

臨別時,姥爺和我們一起走到門口,目送我們下樓梯,目光裡閃爍著對年輕一代的期望,但也流露出難言的悲傷。他當年也是和我們一樣遠赴重洋,和姥姥在海外生活多年,對未來充滿了新奇和希望。現在看到自己的孫女和丈夫也即將啟程,此時此刻是否勾起了他對往日的懷念,姥姥是否重新回到了他的記憶裡?

我相信每對夫妻即使是最終分離,也都有過刻骨銘心的愛情故事,觸景生情,是一輩子忘不了的。人生注定不完美,婚姻更是如此,兩個完全獨立的個體要朝夕相處生活在一起,何等容易?時間永遠是最好的老師,對於姥姥、姥爺的婚變,我從年幼時不明白,到成年後的同情、理解,我想,姥姥、姥爺隨著年齡的增長,也會對他們的分手有新的認識和感受。

為什麼有的婚姻成功幸福,而有的則以失敗告終,造成人生的悲劇?人無全人,如果雙方互相磨合,互相遷就忍讓,人生是否更加幸福?愛情婚姻是人類永遠的話題,我想是無一準確答案的。

中國 美國 北京

上一則

克莉絲汀史都華精準詮釋黛妃 絕美禮服增添看點

下一則

小鳥的遷徙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