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中火藥庫 秦剛:台灣可能讓兩國捲入軍事衝突

巧妙對抗通貨膨脹 4大招月月節省數千元

從農夫市場說起

離家不遠處有座人氣頂旺的農夫市場。每周六來自四面八方的農夫,都會為此市集忙個大半天;到此購物的顧客也會起個大早,往往在農夫擺攤時,就絡繹不絶地趕到市場。他們或提著籃子或拉著推車,熙熙攘攘地穿梭於夾道中,行動之快速,好似在說:我們已等了一個星期了,不能再等了。

我也喜歡去那兒買菜,看著各種蔬果長得肥壯圓滿,就會毫不吝嗇地多花幾塊錢,買下想要的東西。「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這句李紳作的「憫農」後半首唐詩,母親常在用餐時掛在嘴上,因此自幼我即身體力行,絕不暴殄天物。

每當我來至農夫市場,此警語會瞬間發酵;我以大方消費來回報農夫的辛勤付出。反之,他們亦有情有義地對待我,諸如超額蔬果的贈予,化整為零扣掉零頭的收費,及主動幫我搬運香甜多汁的橘子至車上的善意。

我選擇農產品的方式,通常是識貨不識人。比如說根莖類蔬菜,凡遇碩大飽満、光鮮亮麗的深紫洋蔥,我就會挑選幾個帶回家中,或將之加入沙拉,或放入墨西哥牛肉炸玉米餅裡生吃。入口後,舌尖泛出不辛反甜的快感,真叫人欲罷不能。

那回,經過一個賣深紫洋蔥的攤位,挑了一個巨無霸後,攤主又特意秀我一個四瓣一體的特大號洋蔥,我見它形狀特殊而買下。帶回家後突發奇想,把它掰開分瓣,再將每瓣埋於一口裝有土的大盆裡。平生只種過一次馬鈴薯的我,實不知該對這次大膽嘗試作何期待?

漸漸地,綠色部分向上生長,我好奇地挖出埋在土下的球莖,看不出它有太多的變化,遂又將其埋入土中。後來同一盆中長出四、五根管狀蔥葉,它們不僅愈拔愈高,而且愈長愈壯。我擔心土下的紫洋蔥會過於肥大,唯恐盆外的一條細縫是盆將破裂的預兆,便將洋蔥掘出,以免它為了奪取生存空間而掙破盆子。

這樣埋了再挖,挖了再埋,循環做了幾次,直到葉尖露出花苞,才覺得有個盼頭。等薄薄的奶色苞片脫落,一團團花束露臉綻放笑容,我終於按耐不住,拾起手機向精於園藝的小姑請示後續步驟。聽完我的簡報後,她不慌不忙地說:「既然花已開了,該是收割洋蔥的時候了,上面綠色部分不用丟棄,可切下當蔥利用。」

我遵循指教,再度破土動工。意外的是,挖出的土下紫洋蔥,非我想像的球形,反像我當初從農夫市場買回的異瓣同體大洋蔥,好一個「有其母必有其子」的真實寫照。

我將每瓣洋蔥切丁,加上細絲火腿肉、些許黃椒和小片的羽衣甘藍,佐以綠蔥炒出一大碗的洋蔥火腿蛋炒藜麥。這健康可口的料理,備受家人青睞,我則對香甜的紫洋蔥丁情有獨鐘,口感之好,讓我嚼在嘴裡,笑在心頭。

親歷了「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的辛苦,僅管收成只有紅蔥頭大小的紫洋蔥,我卻興奮莫名。盤中飧裡的深紫洋蔥讓我感受到「自食其力」之真義,那是我在職場奮戰三十餘載從未享受過的滿足。倏然,我對自己說:「我也想當農夫。」

墨西哥 手機 蔬菜

上一則

流浪貓

下一則

去矜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