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川普集團財報文件被查出誤導 伊凡卡負責與銀行接洽

史上最大規模 拜登政府下周起免費發4億個N95口罩

秋天的安排

半個世紀前,我在奧克拉荷馬州州立大學念書,一到學校,我就跟著宿舍裡的伊朗女留學生去養老院打工,因為我的全部家當只夠繳一學期的費用,馬上就得賺錢。

我被派到大夜班的失智症病房守夜。我們每小時必須去查房,那時還沒有一次性的紙尿片,若是老人尿床了,得替他們清理。把一個沉睡的老人翻過來倒過去換尿布、床單是很累人的,有時老人半睡半醒,還會生氣或打或咬我們。我不但因為熬夜而精神不濟,還因為搬動老人而腰痠背痛。我苦苦撐了一年,直到申請到學校圖書館的工作,才辭去了這個苦工。

養老院的經驗讓我體會到美國老人的悲哀。這些老人的房間裡只有一個床頭櫃,上面擺著夫妻合照或是全家子孫滿堂的照片。當我看到那些風華正盛時代的照片,很難想像那位漂亮的褐髪少婦,就是現在躺在床上、沒有牙齒、滿頭亂糟糟白髮、滿臉皺紋、目光混沌、口齒不清的老婆婆。那時二十二歲的我就決定,當我老了,一定不要孤單地住在養老院裡。

半個世紀過去,我在美國的職場退休了。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也走過康莊大道,現在先生走了,剩下我一個人,得想想以後的日子怎麼過。

以前我的美國教會要建養老院,主辦委員會邀我加入,以社工的觀點和他們一起做籌備工作。期間我們參觀了許多公立和私立的養老院,有的豪華舒適,環境優美,像是四星級酒店;有的環境不佳,病房暗淡,站在走廊上遠遠就聞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我得到的結論是,多花錢少受罪,好的養老院除了收社會安全月金,每個月自己還要再交起碼五千美元。如果全靠政府補助的社會安全月金,那就只能住像普通中下級旅館的養老院了。

幾年前我回台灣探望親友,有位高中同學住在養生村,她非常滿意那裡的環境,帶我去參觀。養生村的設備很好,醫療保健服務也齊全,可以選擇一間或兩間臥室的公寓,有不同餐廳,娛樂活動多元。若有需要,還可以自費雇用個人看護。等到無法自理生活的時候,就轉到加護病房住宅區生活,直到走完人生。雖然初住入時要交付一大筆錢,但是按月算來,收費還是合理。

我覺得住在那裡應該很不錯,但是我的兒孫都在加州,他們不可能常常來看我,看起來我不可能去台灣長住的。同學笑我想不開,不會為自己打算。

人生好比春夏秋冬,現在我已到了人生的秋天,秋葉落盡後,寒冬將到臨。在謝幕轉身以前,該替自己安排應該在哪裡終老,這難題我得慢慢想答案。

養老院 美國 台灣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蕭邦國際鋼琴大賽 加拿大華裔鋼琴家劉曉禹獲首獎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