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球員挺西藏批習近平 騰訊體育停播塞爾蒂克賽事

美亞太副助卿:中國誤用2758決議 籲挺台參與聯合國

夏日今昔憶

多彩多姿的童年,助我庫存了豐富的正能量,而這些記憶多與令人回味無窮的夏日有關。我家住台北泰順新村,夏天一到,父親就會帶著四個孩子去那兒游泳。不用號令,我們會自動找出泳衣及橡皮圈,興高采烈地跟著爸爸走到目的地。

路經父親屬下落腳的違章建築,我們常會拜訪叔叔伯伯們,他們總是穿著汗衫、頸上掛著吸汗的毛巾,熱情地端出西瓜招待我們。那個年代,生活條件雖差,人情味卻十足。

到了水源地,走過一家家供應茶水、食物、躺椅、搭著簡陋屋篷的店家,店前站有招引顧客的夥計。父親快速決定,一聲令下,我們立即止步於身旁的店家。大姊二話不說,拎著衣袋,帶著三個弟妹衝進更衣室。等換上泳衣出來時,父親已躺在可調位的長椅上,啜著沏好的濃茶,遞給我們一袋用報紙包的水煮花生及茶葉蛋。

吃完後,我這個小不點兒就隨兄姊們跑進水裡。他們指令我踢水,我就使勁地踢腿;教我悶水,我就憋氣一頭栽入水裡。每次回到陸上,濕淋淋的身子就會直打哆嗦,儘管冷得發抖,仍樂此不疲。

後來爸爸有了公派車,我們就以車代步,去較遠的海濱浴場,淡水白沙灣、福隆海水浴場、竹圍海濱成為全家盛夏必遊之地。每當父親告訴母親要去海邊後,母親就開始盤點野餐必帶之物,我也巴望著令人垂涎的滷蛋、滷肉、鴨爪、鴨翅膀等媽媽的拿手菜。

當天,母親會起個大早把東西裝好,陸續搬入一輛黑色旅行車。孩子們則早已將泳衣穿在衣服裡面搶先入座,乖乖地等候司機開車,帶我們一路兜風,駛向海邊。到了浴場,家人快速占了一席之地後,孩子們便迅即扯下衣服,衝向海裡弄潮去。白浪滔滔,迭迭襲捲,老哥發著「衝」、「撲」、「伏下」等口令,我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跟進著,直至身感疲累,才萬分不捨地獨自上岸。

那一段痛快的戲水運動,漸漸地被泳池游泳取代,直自數年前搬至濱海城市聖塔芭芭拉後,我才再度與海洋、沙灘掛勾。

今夏,我們興起了去蝴蝶灘(Butterfly Beach)觀望海景的念頭。蝴蝶灘坐落於以名流聚居聞名的蒙特西托市(Montecito),灘邊路的對面建有一排居高臨下的豪宅大院;市府尚在下梯入灘的路邊闢建一座長長的花圃,供行人隨心所欲地享受邊走邊賞花的情趣。

我經常於下班後在蝴蝶灘和夫婿相會。面對汪洋大海,我倆在狹長的海灘上共享兩人愛吃的牛肉炸玉米餅。仰望天空,偶見讓船拖著在天的帆傘;近觀海濱,常見追球狂奔的狗兒們。最值永久珍藏的回憶,乃是一場在離沙灘不遠的海域裡上演的天然海豚秀。

往往打包返家時,遼闊的洋面托著漸沉的夕陽,那款成熟安祥的美麗,伴著孩提時的溫馨記憶,令我感到充實與圓滿。遂而自勉:當打開胸襟面對天地,不容一絲憤懣與怨懟存於心中。

游泳

上一則

我的家鄉

下一則

關於吃的往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