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亞太副助卿:中國誤用2758決議 籲挺台參與聯合國

紐時專欄作家:缺乏信任 中國難以複製台積電成功

加州奇妙之旅

打過兩針,我便按捺不住放縱不羈愛自由的野心,呼朋引伴奔赴加州,來一次無拘無束的旅行。

從紐約到洛杉磯,五個多小時的飛行,終於見到來接機的老友,歡呼雀躍,慶賀疫情之中珍貴的相見。一連幾天加州活動,飽覽西部風光,盡享加州陽光,遊目騁懷,極視聽之娛。

興之至極,不知憂之將至。我們得意忘形地度過了七天快樂日子,不料最後三天與不期而至的麻煩撞了個滿懷,這突如其來的「恐怖襲擊」,幾乎讓我們措手不及,以致狼狽不堪。

話說當日,我們兩人駕駛著汽車前往優勝美地,沿途風光壯美,目不暇給。雖說之前也曾到此一遊,但那是跟著旅遊團,景點時間都有規限,遊不盡興。此次自駕,無任何約束,行程都掌握在自己手中,故恣意放浪形骸,盡情揮灑時間,在山頂與大自然作伴,和清新空氣擁抱,流連忘返,至夕陽西沉才不捨離開景區。下山路上,光線趨暗,山路不平,車輛顛簸,前路一團黑色的東西,誤以為是陰影或黑色膠袋什麼的,便開過去,誰知那是塊菱形頑石。不多時便覺汽車失衡,車前顯示屏提示左前胎沒氣,推斷應是之前輾壓那塊尖角大石造致,無奈只得下車換胎。

天色已暗,四下無人,我們頓時徬徨無助,想撥打九一一,又擔心警察不知何時才能到達,自己更換,又不熟手,何況只有我們兩個女士,恐力不能及,誰也沒信心。想到可能要在景區過夜了,始生恐懼。

正焦慮煩躁時,有車經過,車上下來一位金髮靚仔,友善詢問事由,並熱情施予援手,幫我們從尾箱搬出備胎。輪胎很重,多虧路遇這麼一個好幫手,若單憑我們兩個弱質女流,不知要經歷怎麼一番狼狽。年輕帥哥用千斤頂支起汽車底盤,教我們拆螺絲卸胎,換上備胎,上螺絲固定,他見我們可以自己動手完成餘下的工序後,方駕車離開。

四周已經漆黑一片,山風凜冽,我舉著手機電筒給同伴打光,同伴緊張嚴謹地上著螺絲,我舉頭仰望夜空,繁星閃爍,忽有三顆流星墜沉西邊,畫下三道耀眼斜線,瞬間消失,同伴處在低頭忙碌中,應該忽略了我的驚喜與尖叫。流星的出現,淡化了爆胎帶來的焦躁不安,驚惶中算是有點小收穫。兩個多小時後,我們的車終於可以駛動了。

由於備胎不穩定,我們小心翼翼地龜速前行,想著快要到酒店能睡個好覺,心情恢復了輕鬆。可是,這種輕鬆也如流星一般稍縱即逝,很快另一個打擊接踵而來。

我們的車輛在通往酒店的路上遇到許多警察,煞有介事成群站在路邊,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們開車經過,他們也不阻攔,兩旁也沒有什麼警示,我們心底隨即滲出一絲擔憂。

到達汽車旅館,四下張望,空曠寂寥。整座旅館沒有燈光,沒有車輛,沒見客人,也看不到任何的工作人員,鬼城一般,陰森恐怖。停車場只有我們一車兩人,預訂電話也沒人接,我背脊颼颼發涼,目瞪口呆,不知進退。此時,兩人的恐懼指數達到頂點。

我們掉頭按原路開出公路,經過很多警察的路口。打聽得知,原來為避山火,當地人都疏散了,旅館所有人員已經撤離,所以我們見到了一座空城。我們心下奇怪,剛剛進來時卻無人告知啊!我們只能開著破車,繼續龜速前往下一個旅館,到達時已經半夜兩點多。回想之前所遇,心有餘悸,一日連遭兩次意外,驚魂未定,幸好有驚無險。

西部之旅,平緩中帶著驚喜,奇妙又充滿刺激,像極人生,不是嗎?由於有了這一場虛驚,令這次行程變得難忘。

汽車 旅館 警察

上一則

雲門重返台東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 「十三聲」融入好山好水

下一則

夢想成真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