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下班後見面」比爾蓋茲爆13年前電郵調情女員工

終結土豪婚?中國試辦婚改實驗區 矯正「天價新娘」

聖佩德羅灣一遊

都已過了農曆處暑,不覺秋意,天氣依然是這麼夏日炎炎。 「我想去海灘。」女兒說,嗯,海邊避暑是個好主意,「去我們沒有去過的聖佩德羅灣吧。」我提議。女兒開車,我們便說走就走,上路了。

依賴谷歌導航,我們直奔目的地。曾經多次去過聖佩德羅區域,因為有位朋友住在那邊,但導航這次將我們引入了一段陌生的道路,車窗外一閃而過連續路過兩座大橋,我們的車在橋上無數個斜拉柱子構成的立體三角形裡穿梭,「哇,洛杉磯竟然還有這麼漂亮的大橋?」這讓孤陋寡聞的我實感驚喜。

網上一查,原來其中的一座名為傑拉爾德德斯蒙德大橋,建造於一九六八年,初建時是一座貫穿式拱橋。但這座橫跨在長灘與終端島間海峽上的大橋,因經濟發展,大型船舶高度增加,橋梁的淨空高度已不能滿足需求,專家們就在原基礎上,將淨高度由原來的四十七米升至六十二米,改建為大跨徑斜拉橋。改建工作於二○一八年底竣工,此橋即成為加州第一座大跨徑斜拉汽車橋。

瀕臨浩瀚太平洋東側的聖佩德羅,有一個名為天使之門的公園,我們到達時已是下午五點半左右。踩著塵土飛揚的斜坡泥土地,爬上小山丘,海風突然狂起,肆意地吹亂頭髮和裙子。我瞇眼朝海邊遙望,彎彎的海灣籠罩著霧和薄雲,天水不分,畫面迷離混沌,呈現朦朧之美。

山丘上是一片寬闊的草坪,一座韓式亭子坐落在此,攢尖式屋頂的亭子由十二根圓柱支撐,花紋圖案別致,頗具東方亭台的特色。亭子內是一個高十二英尺的大銅鐘,稱為友誼之鐘,是一九七六年韓國捐贈給洛杉磯的禮物,紀念美國獨立兩百周年。鐘的表面浮雕華麗,鐘外懸掛著一個用於鳴鐘的木頭。我正琢磨著亭子上刻的五個韓字是否是友誼之鐘的意思,不知誰用這木頭敲響了鐘,其鐘聲沉悶悠揚,飄向遠方。

穿馬路,踏草坪,我們離大海更近了。但見一堵齊腰高的石牆,依海岸峭壁而築,延伸漫長。每隔一段牆設有觀景台,我朝下俯視,蔚藍色的海面,偶見白浪泛起。

沿牆邊我們信馬由韁,一個白牆房子映入眼簾,看似是一座普通的兩層樓私人住宅,其實是美國燈塔委員會繪圖員Paul J. Pelz設計的棒式維多利亞燈塔,建於一八七四年。據說這樣設計的燈塔有六,這座是屹立不倒的三座之一,雖然年深日久,不倒塌定然存在奧秘。

找到海洋入口處,我們徒步扶著幾乎垂直的鋁合金梯子而下,來到了海邊。不像其他海灘是沙地一片,眼裡看到的是一塊又一塊、大小不一的岩石群,像斷了線的珍珠撒落一地。腳踩在石頭上,一不小心還會滑入水中。海水不時地拍打著奇形怪狀的岩石,青黑色的岩石在薄日光照射下更顯得深邃。時光在提醒我們,日落的時候快到了。

「先買晚餐吧。」女兒說,導航系統再次走捷徑將我們引入「歧途」。這條路雖然不長,但STOP標識多,路面上下呈S形,大坡上上下下,坡度之陡讓人彷彿到了舊金山的「九曲花街」。洛杉磯最陡峭的街據說有三條,我們無意中走到了其中的一條。開車的人都知道遇到STOP標識需要停三秒,在這樣的坡路上怎麼才能做到呢?等我們買好晚餐,太陽不等人已下了山,留給我們的便是餘暉的薄薄紅暈。

過大橋,看大海,聽鐘聲,觀餘暉,短暫且有驚喜的聖佩德羅灣一遊,就這樣愉快地結束了。疫情期間不敢出遠門的我們,近處看風景一樣是不錯的選擇。

洛杉磯 美國 加州

上一則

難忘的教訓

下一則

《老物件情懷》曾經年輕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