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3承諾都失守…拜登預算案恐「險勝」 不利期中選舉

台灣東北部6.5大地震「強度堪比921」北捷停駛

轉身

下班後從芝加哥出發,開車兩個半小時,窗外的玉米地還沒看夠,就到了香檳大學。在Green street上漫步,夕陽籠罩著一家家精緻小店,微風輕輕吹拂,空氣中彌漫著令人感動的希望和淡淡的迷茫。兒子望著前方的太陽,緩緩地說:「我也可能上一年就退學了,因為我想去賺大錢。」

兒子的話在我的心裡掀起一陣波瀾。他從小就是個特別暖心的乖孩子,日子過得簡單快樂。以為他將來會過一份平穩的生活,誰知在他安靜的外表下,卻湧動著一顆不安分的心。

意識到孩子長大了,有了自己的主意,我的心裡既有欣喜亦有擔憂,最終我決定選擇祝福。「孩子,你已經長大了,自己想做什麽就做什麽吧。」我說。

第二天早上,幫著兒子辦手續,整理宿舍,邊幹活邊嘮叨,衣服要這樣疊,床要那樣鋪,還要他秀給我看會不會做。先生在一旁笑我:「放手吧,讓孩子自己做。」心裡明了,先生說得對,該放手了,必須放手了,但仍是一味地不放心,依舊嘮嘮叨叨。

整理完宿舍,去吃午飯的路上,先生悄悄對我說,剛才和兒子一起去車上拿電腦時,兒子向他透露,他有女朋友了。哦,真的嗎?這可是重磅消息!兒子一向比較羞澀內向,他能勇敢地追女孩兒,當媽媽的我就放心了。

女兒來電話。記得五年前,送女兒上學,望著她的身影消失在安檢內,分離的痛楚擊中了我,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復。如今女兒已經大學畢業,我好奇當初她離家上學時是什麽心情,她淡淡地答道:「分別的時刻我很難過,但很快就沒事了。」

哦,原來媽媽的心還浸在淚水裡,孩子的心卻早已飛往了外面的大世界。

吃過午飯,在校園裡轉了轉,下午兩點鐘光景,我們把兒子送回宿舍。在宿舍門口,和兒子相擁而別。叮嚀的話已說過千萬遍,不必再多說,我笑著道:「你會很好的,照顧好自己」,便鬆開了手,不讓兒子看到我內心的翻滾。兒子似乎什麽也沒看到,只輕輕說了聲謝謝媽媽,便毅然轉身,邁著堅定的步伐,向自己的新生活走去。

火車站,送別的人群,母親的目光。那年我十八歲,我轉身離去,離開我的家鄉,走向未知,走進夢想。三十多年過去了,送別時母親的目光始終追隨著我。當年我毅然轉身,不曾細細體會母親目光中的擔憂和不捨;如今望著兒子漸漸遠去的背影,母親的目光穿透了我的心。

經歷過兒子無數次的轉身。陽光下,牽著一個背著大書包的小不點兒,過馬路,去上學。到了校門口,小不點兒轉身對我說再見,我也笑著和他說再見。後來,小不點兒漸漸長大,從小男孩兒長成了英俊少年,又長成了帥氣的大男孩。他的世界也漸漸寬廣,漸漸有了越來越多的轉身的理由。每一次轉身便是一次分離,也是一次成長。一次次的轉身帶給我分離的痛苦,也讓我收穫了無數的欣喜和感動。

然而,我意識到,兒子的這一次轉身不同以往,從此他將邁向更大的世界,他將獨自承擔風雨,承擔屬於自己的一切。而此一轉身,做媽媽的我也要學會適應他的轉身,要學會放手,學會斷捨離。想到此,我把不捨藏在心裡,忍住眼中的淚水,也微笑著轉了身。

芝加哥

上一則

抗日名將張靈甫將軍遺孀 王玉齡女士94歲過世

下一則

成語故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