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新增3例Omicron確診 全國已有11州現蹤

俄羅斯軍隊集結烏克蘭邊境 兩國恩怨一次看

烤咖啡豆的香味

我是台灣南部鄉下長大的四年級生,後來到台北念高中和大學,小時候只知有茶,不知有咖啡

那個年代,咖啡是高級舶來品,價格不菲,只有在咖啡廳才喝得到,一般人家裡是沒有的。咖啡廳的消費不低,聽說裝潢精美,燈光柔和昏黃,情調羅曼蒂克,是情侶約會的好地方。窮學生如我,從來沒有機會去咖啡廳,當然也就沒有喝過咖啡。

要一直到一九八二伯朗咖啡推出以後,密集的電視廣告傳遍大街小巷,無人不知,是時髦的象徵。一罐二十元台幣,當時是高消費飲品,偶爾在炎熱的夏天,高尚一下,來一罐冰涼的伯朗咖啡,感覺好像跟冬瓜茶差不多。

一九八四年到了美國後,在家裡和公司我還是習慣喝台灣茶,到餐廳也不點咖啡,總覺得咖啡苦苦的,不像烏龍茶會回甘。一九九○年代,星巴克到處展店,裡面的裝潢布置和輕快音樂,讓人感覺輕鬆自在,是聚會聊天談事情的好地方。每隔一陣子,就會有機會去星巴克,我也學會了點卡布奇諾、拿鐵等等牛奶多於咖啡的飲品,但還是沒特別喜歡,不就是像奶茶嗎?

因為工作上的需要,我每年都要回台灣幾次,辦公室在和平東路上。二○○六年左右開始,走路去辦公室會經過一家Cama咖啡店,每次經過都聞到陣陣的烤咖啡豆香,覺得很喜歡,都要駐足深吸一口。幾年以後,有一次站在Cama門口,深吸享受烤咖啡豆芳香的同時,突然想說可不可以自己在家烤?那一刻,自己都覺得好笑,家裡沒有咖啡機,平常也不喝咖啡,竟然會想要自己烤咖啡豆?

回美後我上網搜尋,學了一些基本的咖啡知識,了解咖啡豆的種類和產地,知道烤咖啡豆有深焙和淺焙之分,就像茶一樣。經過一番努力,我找到了一台懶人烤咖啡豆機,每次烤的分量大約夠八杯到十杯,只要把生豆放進機器,設定好時間,就可以烤出想要的咖啡豆。

烤豆子的時候,會散發出我在Cama門口聞到的同樣香味,我總會站在旁邊輕吸幾口,細細享受。為了用烤出來的豆子喝咖啡,我們買了一台Jura咖啡機,棕褐色中焙新鮮豆子現磨的香味四溢,乳黃色的Crema(咖啡脂層)色澤高雅,咖啡入口醇甘厚實,竟跟我以前的經驗大不相同。不加奶,不加糖,純正咖啡讓我齒頰留香,驚艶之餘,開心不已!

太太嘗過以後,亦是讚不絕口。早上太太都比我早下樓喝第一杯咖啡,我在樓梯口就可以聞到咖啡香,每次精神都為之一振,趕忙快步下樓也來一杯。

活了五十來年,咖啡一直都不是我的喜愛,沒想到過去這八、九年,變成我每天的期待,有時候出門旅行久了,還會想念飄香四溢的烤咖啡豆和手握杯子,可以慢慢品嘗新鮮豆子沖泡的Crema Espresso。

咖啡 台灣 星巴克

上一則

想念香港的「氛圍」

下一則

給家人的信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