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前國務卿鮑爾過世後數小時 遺孀完成接種也宣布確診

紐約郵報:大批未成年無證移民 搭夜間班機安置紐約

自製牛肉乾

牛肉乾曾經是最喜歡的零食之一,放在辦公室的抽屜裡,時不時吃一塊,有嚼頭,越嚼越香。後來出了國,最初落腳在加拿大東部的一座大學城,全城只有一間很小的華人超市,連新鮮豆腐都沒有,何況牛肉乾。

有一天,先生興高采烈地說,他在西人超市看到了牛肉乾,便買了回來。急不可耐地打開品嘗,牛肉乾如橡皮筋一樣,嚼不動,咬不爛,味道奇怪,難以下嚥。我調侃此牛肉乾不是用來吃的,是專門用來鍛鍊牙齒咀嚼能力的。

時光流逝,慢慢適應了異國生活,也漸漸淡忘了牛肉乾。

後來定居在遍布華人超市的大都市,可以時而買到牛肉乾。先生又說這些牛肉乾飄洋過海,加了不知多少的防腐劑、添加劑,總之不是健康食品,盡量少吃。所以每次吃牛肉乾時,總有一種在吞噬化學材料的不舒適感。特別是有一次真的碰到變質變味的牛肉乾,於是徹底放棄了牛肉乾。

在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幾乎與牛肉乾絕緣。

庚子年間,新冠病毒橫掃全球。被迫居家半年有餘,中外的抗疫專家們一致強調為了增加免疫力,一定要補充足夠的蛋白質,而牛奶和牛肉是首選。於是,一年多來,吃掉的牛肉遠遠超過過去幾十年的累積,醬牛肉、烤牛肉、牛排、牛肉餅、牛肉丸子輪番亮相。

其實我一直不太喜歡吃牛肉,但是有鑑於防疫需要,特別在每次登機飛行前,總是強迫自己吃足牛肉,似乎吃進去的每一塊牛肉都變成了勇猛頑強的抵抗勇士,它們凝聚力量全力抵擋病毒的攻擊。而我,也猶如子彈上膛準備就緒的戰士一樣走上戰場。

所有做過的牛肉品種裡,最難以掌握火候的是烤牛肉。經過屢做屢敗、屢敗屢做的一番嘗試後,終於總結出了一套烤牛肉的經驗之談。

首先是選料。牛肉一定要選夾帶一些肥油的肉,這樣在烤製過程中,肥油慢慢滲出,牛肉不至於太乾。洗好的牛肉先控乾水,再用seasoning salt、黑胡椒、cowboy seasoning & Rub、孜然粉等佐料,均勻抹在牛肉上。然後密封,放置冰箱過夜。烤箱設置三百二十五華氏度,烤一個小時。

香氣從烤箱的縫隙裡飄出來,瀰漫滿屋。出鍋後,牛肉滋滋冒著熱氣。切一塊,軟軟嫩嫩,味道足,非常好吃。

由於一次烤的比較多,剩下的涼透後,切成細長條,放進冰箱,可以冷藏也可以冰凍。以後再吃時,先在微波爐裡加熱幾分鐘,由於微波爐吸乾了牛肉中的水分,吃起來乾硬。又嘗試把烤牛肉放在菜裡燉一下,卻又稀釋了原有的味道。

某日,在入微波爐之前,隨手拿出一塊吃了。結果嚼起來有滋有味,軟硬合宜,味道足,竟然品出了昔日牛肉乾的味道。那一刻,記憶裡的牛肉乾回到了久違的舌尖。自製牛肉乾也正式登上了自家食譜

華人超市 勇士 食譜

上一則

不只裸女與花 常玉街景畫「電線上的麻雀」首上拍賣會

下一則

值得回味的旅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