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俄軍進度落後 英國防部:可能已失去三分之一入侵部隊

南加槍擊案 台駐洛杉磯辦事處:槍手與傷亡全是台灣人

兩朵玫瑰一粒刺

在這個偌大的南加醫療機構裡,我管所有房產稅,瑞秋管銷售稅,我們的大老闆都在北加奧克蘭總部。換言之,南加財稅部門就我倆獨當一面作業,沒上司,每個月我們要直飛奧克蘭,與財稅主任大衛開會,做稅務簡報。

我任職公司多年,而瑞秋剛覓得這高薪職位,滿心歡喜。猶記她上任那天,就我一個人在大廈門口迎接她。瑞秋,黑人女子,外型高大,善良單純,我倆互助相長,有時我助她熟悉公司電腦業務,有時她在機場,大手大腳拖著我開會用的沉重行李就走,真叫我感激!同事開玩笑:「找不到喬,就找瑞秋,他倆是財稅部的兩朵金花。」

不錯,我們的友誼堪比玫瑰芬芳,但有一天,玫瑰枝上多了一粒「刺」。奧克蘭總部有一天突然宣布,在南加州為我倆招聘了一位白人上司丹尼爾,他看來相貌精幹,我們給他渾號「老丹」。他也真有一套,既是註冊會計師(AICPA),又多了一個頭銜CMA,我們對他的資歷十分欽佩。

但幾星期相處下來,發現此君常是IQ滿檔EQ短缺,上任不足三月,就得罪了全棟大樓與我們有業務直接關聯的各部門。人們說他粗話連篇,自大傲慢,原來他過去在軍隊服過役,有大男人豪放氣概,我相信他絕不是有意胡謅,但四字髒話隨時脫口而出。在這個醫療管理階層大樓,人人皆高端白領,衣冠端雅,談吐專業化,他的口碑瞬間跌落谷底。

於是同僚有事不找他,直接找瑞秋與我好推動業務;瑞秋惹不起,他就找我的茬,哪知我是天生悶鳥,處變不驚,凡事只往大處看,我欣賞他的才華,對他無邊包容。每年我要替公司申報八千份房產稅,是業務的推動者,他少我不得,也對我無可奈何。

九個月和平共事,沒想到擋他青雲之路的,竟是北加他的頂頭上司。唉,職場上的競爭,人事傾軋,真是無處不在。明明是他替醫療電腦中心註銷掉成千上萬的滯舊機器,替公司省下了百萬稅金,但報到大衛那兒,他馬上到自己的上司處邀功,對丹尼爾的汗馬功勞隻字不提,老丹氣得頭頂冒煙,兩人從此交惡。

不過老丹還真行吶,沒等大衛炒他魷魚,連一年都不願等,高調宣布:「本人已高薪另覓新職,下月走人!」其實真金不怕火,我們的九個月上司,來去如旋風般瀟灑。這玫瑰枝上沒了那粒「刺」,沒了他的大嗓門與粗狂言語,我們立刻感到空氣裡飄浮著寂寞。

當然,這兩朵相依的玫瑰也鎮日開得更燦爛閒適,沒了頂頭老闆,我倆直接互封上司,忍不住要大叫:「職場生活萬歲!」

奧克蘭 南加 北加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