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邀法總統通話 協商澳洲潛艦採購爭議

中國暫停台釋迦蓮霧輸入 台:將提WTO爭端解決

重返辦公室

啊!都忘了該用哪把鑰匙開辦公室的門了。隔了一年五個月,總算又見到自己的辦公室。

一切和我離開的那天晚上一模一樣:桌上堆著的文件、兩個電腦螢幕、我們一家四口的照片,完全沒動過。白板上留著我寫下的工作:下個禮拜該交的投影稿、該寫的程式、該回人家的問題,墨跡又乾又硬。

一年留白的辦公室最明顯的痕跡,就數那張二○二○年的年曆。如今二○二一工作年度都快走完了,現在有沒有今年的年曆可掛,或許也沒多大關係了。最讓我訝異的是牆上掛的老鐘,一年多了,電池居然還勤守職位,秒針滴答滴答地走著,還是老朋友可靠呀!

其實平常周末我也總把電腦背回家做事,所以最後一天下班時,對於第二天開始在家工作的規定,我並沒有多特別的感覺。我帶上了門,下了樓,一步一步走過中庭的廣場,和三隻鹿群的鹿爸爸鹿媽媽對望了一眼。快到停車場時,腳邊一隻臭鼬鼠一溜煙鑽進下水道的欄杆底下。一樣,沒啥不同。

車開出大門,碰上常輪夜班的老門衛,正想說「See you next week!」才覺得不對。所以,下禮拜就不用上班了?應該不會太久吧!我樂觀地揚起聲,和他擺擺手,「See you soon!」沒道理嘛!早上還要大家開始戴口罩,下午就急著把人趕回家,說「不准」來上班了。來辦公室上班還錯了?這世道怎麼反了?

在家工作最明顯的不同就是會議多。大小議題、系統測試、老闆心戰喊話,都得開會,星期一到星期五無一倖免,有時連中午吃飯時間也擠進一個快閃會議。我同時參與兩個太空任務,有時開會有衝突,不得不做出選擇,我都不知道咱啥時變得這麼搶手?

我和老公都在家工作,他用書房,我只好窩在臥室旁邊的桌上「上班」。我的SMAP地球任務計畫,本來得坐上操控台給太空船下指令的程序,全排進即時自動發令模式。例行的小任務,輪到我值班時,就在我床頭枕邊,遠距操控監測,圓滿達成。

疫情期間,聽說有些同事的父母遭疫情吞噬,有些好友趁勢退休。碰上如此大規模的傳染病,我不禁唏噓,在眼睛都看不到的病毒前,人類竟弱如螻蟻。本來以為幾個禮拜就可返工的避疫,居然也熬了一年多,還不見盡頭。

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我環視著周圍的大書櫃、書架和抽屜。都說女人的衣櫥裡,一年沒穿的衣服,就大可丟了,我慢慢起身,開始了對過去的割捨,兩個回收箱漸漸被我裝滿。今天就這麼著,丟掉舊包袱,珍惜眼前的人事時物,重新出發吧!這就是我二○二一年第一天上班做的事。

工作 太空 疫情

上一則

成都懸壺37年…黑人中醫娶川妹子 教出5000徒弟

下一則

知更鳥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