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恒大危機 反映中國致力控制多年的債務潮

輝瑞補強針施打對象 CDC與FDA未達共識

戀戀韭菜香

去年疫情期間,當大部分的人在超市搶衛生紙時,我在街邊小店搶菜苗。這讓我意外找到在洋人超市絕對看不到,但卻是華人最愛的一種青菜。

原先我只當是洋人的變種蝦夷蔥,店家將其價錢訂得貴了些。和常見的蝦夷蔥相比,它不但粗壯,有強烈的洋蔥味,且葉子比蝦夷蔥更寬大扁平。但若以蝦夷蔥的價錢而言,我覺得不值。蝦夷蔥在加拿大很容易生長,幾乎不需要水就可以長得很茂盛,我可不會花錢買一小盆隨處可長的變種蝦夷蔥。

回家後,我喜孜孜地向母親誇自己的慧眼,沒有花冤枉錢。母親聽完我描述的變種蝦夷蔥,眼睛睜大地說:「是韭菜!」

回想當初剛到加拿大時候,母親的好友如獲至寶般地帶了一把自家種的韭菜給我們,說是自己透過特殊管道得到的韭菜苗。我們小心呵護地將其種在院子,沒多久就長得到處都是,我們迫不及待地收成,想到能吃到國外難得一見的韭菜,就垂涎三尺。

我們於是用其做韭菜炒蛋、韭菜炒肉絲、韭菜水餃等等,可是不論我們怎麼做,自家種的韭菜除了韭菜香,還多了辛辣味,且葉子堅硬難嚥。我們仔細和華人超市的韭菜比對,發現自家的韭菜長得倒像是路邊的野草。也許,友人這特殊管道的韭菜,只是帶有韭菜香氣的野菜,並非真正的韭菜。但留著無用,棄之可惜,於是我們將這假韭菜留在院子中任其生長,卻沒人再將它入菜。

多年後,我居然在街邊的平價商店中找到真正的韭菜苗!幾天後,我興沖沖地回到那家店,沒想到所有菜苗早已被人一搶而空,只剩下供人觀賞的花草。

我失望之餘,正將轉身離去時,卻瞥見架子最高層還剩幾盆韭菜苗。就這樣,我再次擁有那夢寐以求的韭菜苗。

我望著盆中稀疏的幾棵菜苗,心想要到何時才可長成一大把入菜?聽人說,可用「增生法」種植韭菜,將所有的葉子立馬收割,再將其根種入土中,韭菜即會蓬勃生長。然,這樣的增生法對我而言卻如殺雞取卵,韭菜苗何其珍貴,若是剪掉所有葉子後長不回來呢?

所以我決定還是耐心等待,每日用洗米水或是蛋水滋潤供養著。雖然去年冬天大雪,將稀疏的韭菜苗全都凍死了,但堅韌的韭菜根在今年春暖花開時又抽新芽。更可喜的是,今年在原本四棵旁邊均又長了一棵,共八棵。

當然,這與我理想中一大把韭菜還有點距離,但卻已夠我入菜。於是每次剪下一小撮,和入包子餡、肉餅蒸蛋,或是滷肉飯中,蒸熟後,咬一大口帶有韭菜的肉,每一口都散發著比青蔥還要濃郁的蔥香,嚥下後又有獨特的回甘。啊!懷念的韭菜香,讓人如何不愛!

華人超市 加拿大 疫情

上一則

英國學者熱推台語電影 燒肉粽串起立陶宛台灣交流

下一則

讀書的目的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