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麻州通報美國今年首例「猴痘」感染 患者曾赴加拿大

縫衣樂

女人天生就該會拿針線縫縫補補嗎?也應該要會煮飯做菜嗎?如果這兩樣都不會呢?

小學六年級家事課上,老師教女同學做一件圍裙。學校那時候沒有提供縫紉機,純粹是拿著針線一針一針縫出來的。我的手不知道被針刺過多少遍,而我縫出來的線歪歪斜斜,也不知道拆了多少次。我將來又不是要去做清掃的工作,也不是專門做家事,為什麼老師要我們做圍裙呢?買一件不就好了。同學們都很認真,也很遵從老師指示,每個人都有趕上進度,唯有我和幾位同學總是落在最後面。

終於要交作業了,沒辦法之下,回家時把所有的活全部塞給媽媽。媽媽只是笑著說:「這也不會做,將來怎麼嫁人?」然後手裡一穿一梭,奇怪,在媽媽的手上,三兩下就完成了。

媽媽工作忙時,也會要我幫忙洗菜做菜。有一次她要我幫忙摘芹菜,等她看到我的作品時,她又笑著說:「連這個也不會,以後會被妳婆婆嫌。」原來我留下了芹菜葉,芹菜的莖全被我丟到垃圾桶了,我印象裡綠色蔬菜都是吃葉子的啊!更不要說媽媽看我戴著手套在菜板上切肉了,她大概從那時起就很憂心,將來這女兒結婚了怎麼辦啊!

媽媽的煩惱向來都不是我的煩惱,衣服可以去外面買,飯菜可以去餐館吃,打掃可以請人來幫忙。媽媽又笑著說:「希望妳將來嫁得好!」我那時真不懂她的言外之意。

結婚後,媽媽著實很替我緊張。我公婆是典型的傳統中部人,家裡所有事都是女人張羅。我看著婆婆忙裡忙外沒有一句怨言,吃飯要幫丈夫拿碗筷加添飯菜,而丈夫的每個嫂嫂也一樣,我心裡滿滿是問號。因為在娘家,我們從小都是各添各的,而且家裡的三個兄弟比我這個唯一的女孩更會做家事。

媽媽千叮萬囑,不可以把娘家的習慣帶到婆家,加上丈夫千交代萬交代,三個月後我們就到美國了,一切要忍耐。爸爸則說:「女兒啊,有什麼不快樂的事,回來跟爸爸說就好了,不要放在臉上。」三個最愛我的人,似乎都特別緊張我的婆家生活。

到美國後,真是萬事起頭難。雖然有萬能的大同電鍋解決很多事,但是基本的洗切炒煮蒸炸,都要從頭學起,在廚房裡被噴個滿身油是太平常不過的事。衣服破了,沒有修補店可以送,只有拿起針線自己縫縫補補。尤有甚者,丈夫好幾次去理髮店剪髮,每次都氣說美國人不會剪頭髮,要我替他剪。那時候真後悔在台灣時沒有好好學習家事,到了美國,除了學業,還要做廚娘和理髮師。

二十多年來,丈夫的頭髮在我屢次實驗過後,越剪越熟練,以致兩個兒子的頭髮,從小到大也是我包辦。我的廚藝也在孩子出生後,為了他們的飲食營養,不惜屢挫屢戰,最後成為能包桌辦桌的廚藝能手。記得為了大兒子學校萬聖節遊行的服裝,我去買布、量身,一針一線奮戰好多天。當兒子穿上我親手縫件藍色的金剛戰士衣時,他臉上滿足與歡喜的燦爛光彩,我至今依然歷歷在目。

很多時候大話不能講太早,沒有人能預知未來如何,能多一樣技藝,其實也是開發自己潛能的歷練。媽媽對我從無到有的女人技藝讚不絕口。我現在也才能體會她那時的言外之音,就是一個為人母親所經歷過的喜樂。我替孩子縫的戰衣,就像她當年幫我縫製的圍裙,我們母女的心情是一樣的,看到所愛的人快樂,自己就快樂!

美國 遊行 台灣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