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CDC收緊防疫建議 高傳播區打了疫苗室內也要戴口罩

台灣核2廠2號機急停 調查結果:員工挪動椅子不慎壓到

荷池蜻蜓趣

圖╱久彌
圖╱久彌

荷葉又出水亭亭了,我夏天的主戲就要登場了。自從五年前在書房窗外,胼手胝足,辛苦地挖了個荷花池後,每年回收的樂趣就與日俱增,遠遠超過當初的付出。

第一年如預期只長了一池綠雲青蓋,但那已令我很開心了,第二年開始就每年都花光燦爛。我的觀賞之樂不言可喻,尤其去年因疫情,整年未外出旅行,就從小小荷錢剛浮上水面,到大片荷葉撐起迎風搖曳的綠傘;小如花生米的花苞逐漸茁壯,挺出藍天,展露嬌顏,荷花生長的過程都前所未有的看了個清楚。

蜻蜓則如古人詩說的「小荷才露尖尖角,已有蜻蜓立上頭。」每年荷葉出來時,牠就不請自來了。我對蜻蜓的造型,和牠飛行的快速,與靈活敏捷的翻轉技巧,都是極為喜愛的。

「荷花红,荷葉青,飛來一隻大蜻蜓,大眼睛亮晶晶,高高飛起,好像飛機在飛行。」這大概是我幼時所學,唯一至今仍能琅琅上口的兒歌,說牠像飛機在飛行,我早年就覺不平,依我看,那種駕駛座在機翼下,單引擎的螺旋槳小飛機根本就是照抄蜻蜓的造型而成,所以應該是飛機好像蜻蜓在飛行才對。

而更可喜的是,泡杯茶安坐室內,長時間觀賞後,發現了些從前不曾注意到的蜻蜓日常生態行為。牠們是各有領域的,牠們會各選一個視野空闊的荷花或荷葉作牠的棲息地--停機坪。

牠的大眼睛是全天候無所不見的雷逹,其他蜻蜓如飛到牠的荷池區塊時,就如同人類的空軍,立即升空伴飛驅離,再回歸到牠的停機坪。如沒有外機入侵,牠突然升起翻飛盤旋,那是捕捉蚊子等小蟲為食,而且都是在空中就吃完才回降,除非捉到的是大隻蒼蠅,一般是很難看得到牠們吃食的動作。當牠停在那裡一動不動,好像睡著了似的,其實牠是在蓄勢待發,所以在遇有情況時,才能從靜如處子,立即就動若脫兔般的緊急升空。

我雖只有一個傻瓜相機,但也喜歡在池邊賞花拍照,而熟悉了蜻蜓的生態後,也把牠們納入我的拍攝對象,確定牠們喜歡某一固定基地後,就可選比較入畫的角度來拍。雖然最初牠們會因我而不安,甚至飛離,但我知道牠會飛回來,因那是牠的領域和基地。

於是我就學野生動物拍攝者的精神,帶個小板凳靜靜坐在那裡守株待免,等牠習慣,視我若無睹時,就可拍到些比較如意且難得的鏡頭。炎炎長夏,這無形中磨練了我的耐性,也給我賞花拍花外,又增添了許多新的樂趣。回想挖池時的勞累,真是一分耕耘多分收穫。

疫情 驅離

上一則

莫德納創辦人 自曝研發mRNA曾被羞辱

下一則

桃園三結義的典故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