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舊金山房東拿錢換鑰匙 付47.5萬趕走房客

Delta變種突破中國防線 蔓延8省22地 逾200人確診

植物人

四年前,我的好朋友大楊突然中風不起,被送進附近醫院急救。由於及時送醫,經醫生千方百計搶救,終於救回一命。我當即驅車趕往醫院探望他,只見他躺在病床上雙眼緊閉,右手臂正吊著輸液針。我坐在一張椅子上,心情沉重地注視著他,默默地陪伴著他。

大楊五十多歲了,他的個頭高大,長得白白胖胖。他躺在病榻上,兩隻大腳也伸出床架外,彈簧床也顯得沉甸甸,似乎有點超負荷。

突然,床搖動了一下,他張開了雙眼,發現我來看他了,激動地掙扎著要坐起身,兩隻手緊緊抓著我的手不放,連聲說:「謝謝!謝謝!」我極力安慰他,為他鼓勁,希望他好好養病,早日康復。

大楊來美國定居二十多年了,並在洛杉磯創業有成。平時他喜歡舞文弄墨,能寫散文,還擅長畫國畫,我倆以文會友,成了無話不談的老朋友。一次,他的一篇散文在舊金山一個徵文活動中獲得銀奬;他的一幅國畫「梅花」又被入選華人書畫聯展。我衷心祝賀他文字書畫的長進,一起交流創作體會,互相鼓勵,分享筆耕與繪畫的快樂。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過了兩天,我再趕至醫院看大楊時,他的病床已從單人房靠窗處移至病房門口,病床頭微微升起傾斜。他兩眼緊閉,身上插滿各種醫療管子,艱難地呼吸著,兩隻腳還是伸出床架外。他已暈迷一天一夜了,不吃也不喝,全完靠藥液滴入輸液管和氧氣瓶維繫脆弱的生命。我只得站在他病床前陪著他,並盯著他的眼睛,希望奇蹟能夠岀現,我是多麼企盼能與他第二次握手啊!

大楊在醫院「躺平」了,給他的家庭帶來莫大壓力,太太只能以醫院為家,時時刻刻守護在他身邊。畫友小多也趕來與楊太太替班,在旁協助照料,並不時在社交媒體發布大楊病情,給不少文友畫友報平安。就這樣日復一日,他的病情一直不見好轉,我這才接受一個事實,他成「植物人」了。

大楊頑強地維持著生命,他經歷幾次深度昏迷,都被醫護人員從死亡線上拉回來。醫護人員為了一個人的生命,忠誠職守。大楊昏迷處於病危時,他們轉院請專家會診,用智慧和醫力挽救他的生命;當他病情穩定後,又讓他留在醫院接受長期治療。

不料,大楊在醫院靜靜地、一聲不響地躺著,整整「躺平」四年多了。他在醫院躲過了疫情襲擊,又無聲無息地度過他的六十歲生日。正當加州疫情向好,社區疫情解封,生活走向恢復正常時,大楊卻悄悄地離開了我們。兩位牧師在病床前為他禱告,他走得很安詳。噩耗傳來,我內心感到悲痛與惋惜,我十分懷念大楊,看著他筆下的梅花,仍是那麼堅強而高雅。

疫情 加州 美國

上一則

難忘的最後一瞥

下一則

水母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