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呼籲紐約州長葛謨辭職 應否彈劾?「一步步來」

世界OnAir/台灣女博士生威州監獄實習 與囚犯鬥智鬥勇

落葉歸根

我有個鄰居胡媽,來自中國重慶市,前年底趕來美國探望女兒、女婿,他們有一個三歲的外孫女,今春又新添了一個外孫,胡媽特來幫忙。她對小外孫女寵愛有加,叫孫女「我的小公主」,每天一大早就推著推車在鄰近散步,一晃幾個小時,推車裡擱著孩子的小毛毯、奶瓶及點心,碰到艷陽天,還會在鄰近公園逗留大半天,為的是讓剛生產的女兒及小嬰兒可以休息,女婿可以安心在家上班。天下父母心,令人感動。

一次偶然機會,我們碰了面,知道我是中國人,又退休在家,趕緊自我介紹,要和我做個朋友,還說兩家住得這麼近,可以時常走動。胡媽會畫國畫,專攻花鳥,畫的都是工筆畫;她又會做口紅,送了我好幾支!

可惜事不如人願,我們認識沒多久,新冠病毒入侵,社交隔離,我們無法常接近,胡媽不懂英語,人生地不熟,甚覺寂寞。好不容易她在鄰區又碰到另一位來自中國的老太太,情況和她一樣,也是來探親的,兩位老人有了伴,早晚各推著孫女、孫子,戴著口罩在外面溜達聊天,我也為胡媽有了伴兒感到高興。

兩位老太太都有家在中國,原計畫到國外走走,看看兒女,度個假就回去的,沒想到一來便困住了,有家歸不得。孫兒女雖可愛,可是照顧起來也挺辛苦的,吃喝拉撒,甚至還要準備一家人的三餐,上了年紀的人精力有限,時間久了,那滋味不好受,精神上的孤寂尤其難熬。

看到她們兩位老太太,我不由得回想到自己的婆婆。從前我婆婆也和她們情況一般,公公因病過世,剩下婆婆一個人獨守空閨。丈夫是獨子,和我在美國剛成了家,本想接父母來美,沒想到公公走得那麼快,他連忙申請將婆婆接來美國,沒多久我們又添了孩子,由於我們都有職在身,她老人家成了現成的管家及保母,辛苦異常。她寵愛孫輩,噓寒問暖,無微不至,有時自己有什麼病痛也忍住不說,看我們賺錢辛苦,還掏腰包為我們添置家具或加餐。

我的婆婆沒有回家的福氣,公公去世後,她變賣了所有家產移民來美。那時交通沒有這麼方便,社會習俗也不同於今天,出了國門就上了不歸之路。好些時候,婆婆很鬱悶,語言不通,沒有談得來的鄰居或朋友,連中文電視節目也少得可憐,更別說其他的消遣活動,她的最愛就是周末和我去逛超市,或陪孩子上中文學校。她很想回台灣老家,但是始終未能如願,直到一九九一年客死他鄉……。

俗話說得好,老人要有三寶:老本、老友、老窩。老本是健康的身體,充沛的體力,經濟上有足夠的積蓄,可以自給自足;老友是有幾個興趣相投,可以推心置腹的知己,說說笑笑;老窩是有自己的家,不論是洋房或茅草屋都是好的,因為那才是自己真正的避風港。具備這三寶,人家說這樣的老年生活才是理想美滿的。

如今疫情好轉,大多數人都打了疫苗,公司行號、學校機關也都恢復正常作業。胡媽告訴我,她已決定九月初回中國,那裡才是自己真正的窩;我為她高興,雖然我們萍水相逢,認識不深,但落葉歸根的道理我懂。

中國 美國 台灣

上一則

紐約「亞洲電影節」將播放林青霞張曼玉「新龍門客棧」

下一則

我愛媽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