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華隊麟洋配東奧羽球摘金 教練陳宏麟:沒想過

吳亦凡涉性侵遭警方拘留 網酸:監獄很大,你忍一下

提攜之恩

我的鄰居王亞傑先生不久前突然駕鶴西去,我無限悲痛。先生長我近十歲,其為人謙恭厚道熱情真摯,口碑甚佳,我亦感佩不已,一直對他以王大哥相稱。

王大哥精於書法,功力不俗。我算是半個書法愛好者,閒來無事也喜歡塗抹幾筆,兩人於是交往日深,以至莫逆。最讓我難以忘懷的,也正是他在書藝研習方面對我的悉心提攜。

我與王大哥的結識,始於他住進公寓的第二年。有一天,他很鄭重地寫了一幅字,把它裝進鏡框裡再送給我,說:「我在朋友家看到你草書的『江風不盡英雄恨,天意無私草木秋』,很高興發現了一位新書友,便回家寫了這幅唐人張繼的『楓橋夜泊』,拿過來與你相互切磋。」

我端起鏡框一看,書風類似瘦金體,筆道清朗,氣韻古樸,頗富大家風範。沉吟了一會兒,我的臉都快羞紅了。我的那點草書不過是邯鄲學步,太過青澀,根本搆不上與人切磋的檔次。王大哥其實是在以他自己的作品為我提供示範,讓我從中揣摩書法藝術的精要,只是為了顧全我面子沒有明言而已。

打這以後,王大哥與我就成了十分親密的書友,而且他好像認定了我的毛筆字尚有潛力可挖,只要堅持練下去,還能不斷精進,所以一有機會就為我提供幫助。看我每天練草書,便送我一本三百多頁的「草書實用字典」;後來我發現行書寫起來也很值得玩味,他又趕緊送我一本同樣三百多頁的「行書實用字典」。

尤其令我感動的是,他每年為公寓裡的春秋兩次聯歡晚會書寫標語和對聯時,總要留出一部分讓我完成。他說:「這部分寫草書更有氣勢,正是你的強項,還是你來吧!」我心裡清楚,這並不是因為我的草書寫得多麼出色,而是老大哥想讓我多有些歷練的機會。

近年來,年事已高的王大哥常為病苦所困,已很少參與集體活動,但是他對我練習書法的關注絲毫未減。前年年底的一天上午,他因買到了我剛出版的雜文集「百態人生」到我家表示祝賀,帶來的幾樣禮品就依然與寫字有關。

其中一對烏黑發亮的紙鎮做工極為精緻,拿在手裡沉甸甸的,正是我心儀已久的文房第五寶。他見我愛不釋手的樣子,笑瞇瞇地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就用這個吧,別再用你那個已斷成兩截的石頭紙鎮啦!」王大哥的話說得我有點不好意思,心裡卻是熱乎乎的,也笑著說:「我只能以加倍的勤學苦練來報答您了!」

如今王大哥已永遠離開我們,我因失去一根強有力的精神支柱而痛感失落。現在我把他送給我那對珍貴的紙鎮放在書架上最顯眼的位置,以寄託我無盡的哀思;並讓它時時提醒我,永不忘記敬愛的王大哥在書藝方面對我的提攜之恩。

書法

上一則

倍倍爾廣場上的邪火

下一則

學工悲喜劇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