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台高球史首面獎牌 潘政琮加賽苦戰出線奪銅牌

東奧/美高球選手謝奧菲勒奪金 一圓父子夢

花草不分

守過一年多的居家抗疫,又到春暖花開,處處爭妍鬥艷,讓人心情沉不住,直想再多種ㄧ些花!

買回一盆盆花苗,尋找地方栽種。窗前樹下已有一排矮叢花草,園丁剪草數十年,不停地修邊,把草坪沿著矮叢之間修出了一條蜿蜒略寬的泥徑。我打著主意,沿著矮叢種一排五顏六色的小花,像是鑲邊,一定很漂亮。

矮叢下長出一撮撮軟趴趴的長草,攤在地上,像是一把把披在臉上的長髮,遮住了容顏。我起心動念,想將之移除,這樣就有地方可以栽種小花了。院子一直是另一半的管區,修剪樹形、拔雜草,我只管欣賞那些不同時間開出的不同花朵。我問另一半,我可以拔掉那些攤在地上的長草嗎?他說它們會開花呀!我說不就是開了遍地的小野花嗎?它們的葉子跟這很像。另一半說,不一樣的。我說我不喜歡它們攤在地上,好像很邋遢。他說它們過一陣子就會枯乾落盡,看不到了。

我還是想拔,下過雨的泥土鬆軟,我用小鐵鏟挖開,將整撮如蒜苗般的長草連根拉起,根部球莖纍纍像是整把小蒜頭。另一半默默地拿來桶子,將我拔下的長草裝得滿滿一桶,我接著把花苗種下,完成了心願。晚餐後聊天,另一半說,「我一直以為你喜歡今天被你拔掉的花,你每年早春都幫它們拍照的。」我說我今天拔掉的是野草啊!他說那是花的葉子。我聽後心中不安起來,趕緊翻找照片。

那是三月上旬,雪剛融,朋友傳來他家的「雪花蓮開,春臨大地」照片過來,數叢雪花蓮貼著石邊綻放,嬌羞潔白,美極了!我即刻拍下我家前院剛鑽出地表的淺紫花回送給他,他告訴我,這是荷蘭番紅花(Crocus vernus),又說它與藏紅花(Saffron)是同類不同科屬,兩者極相似,不過後者的花心有長長的紅蕊,紅蕊曬乾後可做成珍貴的香料或泡藏紅花茶,前者則沒有這種紅色的花蕊,但花色花形非常相近,是非常漂亮可人的花。

看著照片,我心中五味雜陳,我怎麼會把自己喜愛的花拔掉呢?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只知其花,不識其葉,後悔莫及。

我問另一半,拔掉的長草都丟掉了嗎?他說沒有啊!他都種到後院去了。我破碎的心霎時癒合許多。他說難得我想種花,他不想掃我興而讓我拔,但這些花長在這裡超過三十多年,他不會把它們丟棄的。

現在我每天澆花,前院的小花五顏六色開始燦爛,我有些高興,但心中有一種隱隱的痛,痛心明年我家前院將不會有荷蘭番紅花來報早春。而我每天也到後院澆水,希望種回的荷蘭番紅花根莖能活下來,再見到它們帶來春天的信息。

上一則

不公的遊戲(下)

下一則

老上海人的如廁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