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馮滬祥73歲癌逝 曾與李敖搭檔參選台正副總統

丕優人口調查報告修正 區隔台裔與中國裔分別統計

貝雅開車

我住在靠近唐人街半面山坡上的社區,住屋有兩個小車位。某個晚上何先生給我打電話,說要借我家車庫一用。我頗為費解,何先生住屋比我大得多,有四個小車位。可他強調地又說,那是貝雅的小車。他如此說,自有難言之隱。

在之前,對於貝雅開車,我多少了解一些情況。三十年前何先生與太太移民國外,打拚後小有成就,有一子一女。兒子大學畢業,在市區工作。就讀高中的女兒貝雅考取駕照,夫婦倆替她購買一輛新車。

貝雅開車返校,第一天在停車場與他人小車碰撞,幸虧僅是車頭輕癟;沒多久,連人帶車差點駛入水溝,何先生夫婦才醒悟貝雅魯莽駕駛。

萬般無奈之下,何先生不想讓貝雅開車,找理由說公司需要她的小車,他與太太寧願每天開車接送貝雅。貝雅上大學了,何先生夫婦才允許她重新開車。

由於新冠疫情影響,貝雅居家上網課。何先生發現,貝雅經常將她那輛車借給一個男孩使用,有熟人轉告,貝雅結識那男孩,說是合作做生意,小車交給他替茶餐廳送外賣。不到兩個月,小車行駛一萬英里。夫婦倆認為貝雅未到談婚論嫁時,做生意以後有機會,卻不對女兒言明。

過幾天,何先生硬著頭皮對貝雅說,車行寄來信件,她那輛小車有缺陷收回維修,並將小車暫停我家車庫幾天。

我建議何先生,採用「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方式有些不對頭,直接對貝雅挑明錯在何方,何苦大費周章?何太太顧慮重重說,當面勸貝雅有可能引起她反感,如何是好?在一旁何先生唉聲嘆氣說,先讓貝雅搭巴士再看看吧。

隨著疫情逐漸平穩了,貝雅也要出門購物或辦事,考慮搭巴士或輕軌仍覺得不安全,貝雅再次向父母親提出取回小車。

何先生與太太含糊其辭,說受到疫情影響,小車所缺零件未寄來。貝雅不往深處想,開口說借用爸媽的小車,或借給她一筆錢再去買一輛,等她大學畢業工作了還錢。何先生與太太啞口無言。

何先生夫婦再三斟酌,約我一起與貝雅開家庭會,由我出面解釋前因後果。貝雅撓撓額頭說:「我以為小車犯錯。」何太太問:「怎麼說小車犯錯?」貝雅說:「你們從來沒有提醒我,我以為錯不在自己,在於小車。」何先生夫婦面面相覷。

貝雅快樂地說:「從此以後我會安全駕車。」離開前她戴好口罩,認真說一聲,「請放心,仍在疫情時期,我嚴格遵守各種防疫措施,好好保護自己。」

看著貝雅開車駛上公路,我說:「要想子女成長,家長必須坦誠與子女溝通。」何先生夫婦贊同地說:「子女長大了,我們做父母的應當放下心來。」

疫情 駕照 口罩

上一則

小提琴大師林昭亮 把台北音樂節搬到舊金山

下一則

讀書的體會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