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華隊麟洋配東奧羽球摘金 教練陳宏麟:沒想過

吳亦凡涉性侵遭警方拘留 網酸:監獄很大,你忍一下

中央公園觀鳥樂

加拿大林鶯。圖╱半人番
加拿大林鶯。圖╱半人番

自從去年五月外出觀鳥以來,紐約中央公園一直是我和先生的嚮往之地,原計畫注射了疫苗後就放心外出,但先生對花粉嚴重過敏,我們遲遲未能成行。不久前,大兒子夫婦從華盛頓回紐約探親訪友,「北遷的鳥兒不等人呀」,兒子的一句話促成了我們的觀鳥之行。

一年多來第一次進城。這一天,我們先乘長島火車,再坐地鐵直奔八十一街,一走上地面,壓不住激動的心情:久違了,曼哈頓!

我們從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對面直接進入中央公園的「漫步區」。得益於中央公園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以及城市規畫者的精心保護,每年有上百種候鳥在遷徙途中來到這一片半野生區域棲息。這時,漫步區是小鳥的天堂,也是觀鳥者聚集的聖地。

觀鳥者早早就來尋覓早起的鳥兒,舉著望遠鏡、架起遠窺器、設好長焦鏡頭的,都耐心靜候心儀小鳥的出現。兒子和媳婦兩天前就來此一遊,見到了不少新鳥,此行是專門幫忙我們尋找罕見林鶯,特別是加拿大林鶯和黑頭巾林鶯。媳婦說:「加拿大林鶯每年春天都準時返回加拿大繁衍後代,不可錯過。」兒子告訴我們,兩天前許多觀鳥者苦苦等候數小時,為的就是要見上一眼黑頭巾林鶯。

跟著兒子和媳婦順著山崖沿著溪流,攀高走低。突然,兒子指著前方一棵大樹,激動地說:「瞧,黑頂白頰林鶯!」我用望遠鏡一看,只見一隻黑白相間的小鳥在樹枝上跳來跳去,若隱若現。「這種小鳥能一次不停歇地飛行兩千兩百七十公里到兩千七百七十公里。」直飛兩千多公里,怎麼可能呢?

兒子見我一臉疑惑,接著又說,牠們的航線跨越大西洋。科學家曾經將零點五克重的微型飛行記錄器纏在四十隻黑頂白頰林鶯腳上,從成功回收的三個記錄器中分析了數據,宣布了這一驚人的發現,解開了困擾科學家長達五十年的謎團。聽了這些,我不禁對這隻不足十二克的小鳥佩服不已。

慢慢地,我們又見到了靛藍彩鵐、猩紅麗唐納雀、栗胸林鶯和黑喉藍林鶯,也幸會了加拿大林鶯和黑頭巾林鶯。

許多鳥都是兒子和媳婦先找到的,但看到眾人心儀的罕見鳥黑頭巾林鶯,是團隊努力的結果。先是在百囀千聲中,媳婦聽到了牠的歌聲;兒子立即確定牠的位置,牠藏身於一片灌木叢中;我看見牠從眼前一閃而過,牠悄悄躍上了枝頭;隨即,每個人跟著我躡手躡腿地靠近牠。終於,都看到了,先生也急忙拍下了牠的與眾不同—戴著一方黑頭巾!

一路觀鳥一路喜悅,離開綠蔭如蓋的小徑後,我們登上了貝爾維德觀景城堡,站在這座在義大利文中是「美景」的城堡上放眼公園,美不勝收。「橙胸林鶯!」兒子連忙示意大家止步,只見一隻色彩斑斕的小鳥飛到一棵蜜槐樹上,時而汲花蜜,時而啄蟲害,牠在枝頭間歡蹦亂躍。兒子和先生爭先恐後抓住精采的瞬間,把牠美麗的身影定格下來,父子倆都開心極了。

熱心的媳婦用手勢招呼來了不少觀鳥者,她小聲地介紹這種難得一見的小鳥,從牠的英文名字由來到生活習性,再到遷徙路線,眾人紛紛稱讚媳婦是位出色的「鳥導」。

日已當空,鳥兒歇息,漫步區又重歸靜謐。等到金風送爽,我們會再來中央公園,觀賞披上秋羽南飛的候鳥,那將又是一道迷人的自然風光。

橙胸林鶯。圖╱半人番
橙胸林鶯。圖╱半人番

加拿大 中央公園 紐約

上一則

避疫發奇想 矽谷父帶子創業修理單車

下一則

談談我自己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