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台高球史首面獎牌 潘政琮加賽苦戰出線奪銅牌

東奧/美高球選手謝奧菲勒奪金 一圓父子夢

久別重逢弄孫樂

在起居室沙發午睡醒來,下午的陽光落在窗外的花樹上,天堂鳥的頭冠被照得閃發著金光。尚未收拾的小桌上,三角棱鏡折射出一道彩虹,我彷彿看見小瑞的小手反覆地將稜鏡對準著太陽,聽到他的聲音在叫我:「婆婆看,rainbow、rainbow……。」但四周一片寂靜,沒有妹妹踮著小腳,想要試圖偷拿櫃上易碎擺設的身影,沒有小瑞的叫聲笑聲,這才驚覺,我們早上不已經送他們去了機場

三個禮拜前,機場接機的一幕仍歷歷在目。過去十幾個月,只能在視頻上看到的外孫兒女出現在眼前時,才發現時空根本不是距離。小瑞一下衝進我的懷裡,緊緊摟著我的小手,擠出了我滿眼的涙;上次見面還是襁褓中的妹妹,已經跟著哥哥滿地跑了;女兒及腰的長辮子、女婿及肩的小馬尾,望著他們恍如隔世。

安靜了一年多的家立刻注入了一股活水,小瑞和妹妹拆著他們的歡迎禮物,樓上樓下快樂地跑著、唱著。妹妹在哥哥腳邊跟前跟後,最會說的兩個單字是請和謝謝,她知道只要這兩個利器出手,外公外婆幾乎是有求必應,融化在她那個圓圓的笑臉之下。

沙發縫中摸著了一個小恐龍,它大概是小瑞恐龍家族中被遺忘的一隻,我細細端詳,試圖念出它的名字。小瑞對它們如數家珍,「這是劍龍,吃草的;這是鯊齒龍,牙齒鋒利吃肉的……」,流利地發出長串串的繞口音節。他常拿著它們自己玩起恐龍大戰鬣狗的遊戲。

米蘭昆德拉小說「身分」中,女主角在海邊體會到,現在的父親已經變為爸爸papa,母親變為媽媽mama,哪有以前父母輩的矜持,反倒是俯首甘為孺子牛。節目安排滿棚,樂高樂園、動物園、海洋公園、博物館……,還有他們最喜歡的海邊,玩沙玩浪。不會游泳的兩兄妹,無畏地躺在沙灘上,任波浪衝擊,知道大浪來襲時,爸媽有力的雙手會將他們拉起摟在懷中。

晚上的起居室是一個小小劇場,小兄妹倆拿著外公卡拉OK的麥克風,從Baby Shark一直唱到魔法精靈、野獸與美女的插曲,有模有樣。最後還會來幾個翻筋斗、體操倒立,表演完畢以熱切的眼神,要求觀眾們大力鼓掌。還得再聽上幾個睡前故事,似乎需將身上所有的精力消耗殆盡,才能上床入睡。

頭幾日孫子們早起,但我們晚睡,雖然有爸媽叮嚀早上不准吵外公外婆,但有天早上我們打開房門,竟然看到兩個小人兒半跪半坐地趴在我們房門口,等著我們起床。心中一緊,哪裡捨得錯過和他們相處的每分每秒,此後心甘情願地早睡早起。後來小瑞喜歡擠在我們床上,聽我講他媽媽、舅舅小時候的故事,女兒警告我他睡覺時會亂動,我一點也不在意,伴著他天使般的睡顏和移動,竟能讓我一夜好眠。

有孩子住在家附近的朋友笑說,他們平日常會被徵召過去幫忙帶孫,是零存;我們遠方孩子一回來就會住上十天半個月的,是整付。無論零存或整付,天下痴心的父母,大概都希望自己開的銀行能長長久久不要倒閉,隨時可以應付兒孫們的予取予求,且樂在其中。

恐龍 機場 樂高樂園

上一則

McAfee之死:斃命西班牙監獄「防毒教父」的荒誕冒險

下一則

努力與成就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