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首位3金王 南韓安山「射」下女子個人冠軍

「病毒載量一樣多」接種疫苗者 恐參與Delta變種傳播

考駕照

論初心,並非想移民,只是孩子們來美國求學畢業,又被聘於公司工作,守在老家的兩老實在諸般滋味。尤其是除夕夜,家家都除舊布新圍爐,我倆雖早早上床,仍輾轉於近鄰的圍爐談笑,以及遠方時不時的竹炮聲……。長年於往啊!於是跨海尋親。

既定居於此,讀英文、學開車是首件大事。再回想十年前請教練學開車,在那半年多,每周學三次,每次四十五分鐘。每次教練覺得可以了,就載我去考試,考試前還在會考的路徑上熟悉路況多跑兩圈,可就是一上了主考官的車,莫名其妙會出錯。有一次女兒陪,她才剛走回路邊,我就又不及格被考官放下車,原因是我忘了先扣上安全帶。

即便不考上高速,也還考了四次沒過。教練就帶我到一個偏遠的小市鎮考,當然他也先做了功課,得知路考的路徑,帶我重複練習,如此才算心想事成。按當時的計價,我足足用掉預算中的冰箱錢。

今年三月,我以五百元賣掉了我的小黑車。當初只不過跟鄰居嘀咕了下,說這洛杉磯的車比聖荷西的多又快,一開車就緊張,甚至只把車開出公寓大門,看左看右地上五線道的大馬路,每次都心跳加速,或許該趁著沒出事乾脆不開車。但說是說,並沒真心不要我的車,她卻跟她親戚說了,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我的停車位從此空出來了。想起我這個鐵包肉的醜傢伙,可幫我擋了三次災。我跟人相撞他四腳朝天,卻留個空隙讓我由窗口爬出來。每次都以為我完了,甚至有一回翻車的當下,心裡冒出:原來車禍意外死亡就是這般,結果只保險費調高些。

幾經波折,小黑車坑坑疤疤到處瘀青,我欣賞內在美,無何不妥。不過認真地想了又想,我這一輩子除了對上帝總說「對不起」,再來就是小黑車了。光是倒車出去、車進停車位,就數不清次數地撞上車棚柱子和石階;更不上道的是,跑幾條街了才發現忘記放下變速桿。

如今不開車,買菜、上教堂、幹什麼事都走路。我每走一個地方,不由自主就想起開車時,如何先進轉彎線等綠箭頭,到了廣場我又會怎麼停車,就像是老伴,生活有一定的模式與節奏;更像是前男友,舊地重遊無端的思緒泛出了他。自然也會打量來往停靠的黑車,彷彿離異的妻子仍注意前夫的行蹤。

也由於走路,我發現購物廣場設計的停車位和人行道很人性化。在等紅綠燈時,發現即使右轉的車總也讓我先走,即使未過完馬路,車也排排站地等我的腳踏上對面的台階,真就是考駕照測驗題上說的行人優先,不必像在台灣和大陸那樣慌慌張張。更別提我早上六點出門去教堂,空氣清新,迎面的是多彩變幻的雲霞,以及身旁帶著露珠的花壇植物。美好的一天於焉開始。

台灣 駕照 美國

上一則

筆緣

下一則

一杯咖啡的時間(二)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