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防控疫情:非必要、非緊急事由 暫不簽發出入境證件

泰森肉品要求員工打疫苗 微軟要求接種證明

杜鵑花

去年初訪女兒住的S城時,正值三月底杜鵑花爛漫綻放的季節,尤其是城郊數十棟公寓林立崎嶇蜿蜒的小道旁。目所能及的杜鵑花叢,紛紛以它最亮麗的紅、粉、橘紅、紫、白色彩,在和風舒暢藍天白雲下點綴著春天。然而世事總是不按牌理出牌,當你最不想看到什麼人和物的時候,它總是不經意地突現在你眼前,令你措手不及,心情難以調適。杜鵑花對我即是如此。

「杜鵑花」是首令全中國人刻骨銘心、耳熟能詳的抗戰歌曲,也是我由小唱到大的喜愛歌謠;杜鵑花盛開山坡的美景我也曾驚艷地欣賞過,但是卻沒料到有朝一日,我卻怕聽見有人在我面前提起它,更遑論看到它一簇簇盛開的花朵。

一切的改變,源於兩年前外子染病以後。

外子皮膚屬乾燥體質,不知為何胸背長出一片片既癢且痛的小顆粒,看了不少醫生仍不見好轉,服了不少類固醇藥,免疫力不斷下降,身上紅腫難消,見他咬緊牙關忍著日以繼夜的癢痛,我只能暗自流淚。有一天為他在身上抹完椰子油後,我鼓勵他說,他在前線作戰,我們家人做他的後盾,在後方全力支持他,他心懷感激地看著我欣然頷首。

由於類固醇的副作用,外子病體逐漸惡化。有一天家人聚齊在醫院床邊陪伴他,當時他已經無法言語呈現半昏迷狀態,長女打破眾人沉默的悲情,突發奇想建議我為外子唱「杜鵑花」這首歌,我萬分詫異,在此時此刻誰會有心情唱歌和聽歌呢?這個提議實在荒謬!

她明白我的不悅,緩緩說道,小時候她們姊妹隨父親駕車到鄰鎮訪友,在天色已暗的回程路上,父親為了解除她們姊妹途中的寂寥疲累,一反從不唱歌的常態,為她們唱起杜鵑花這首歌來,所以她能確定她父親喜歡這首歌。

我在眾人企盼的眼神下,勉為其難含悲忍淚,帶著哽咽的聲音輕唱完成使命。外子雖無法言語,但從他呼吸較前急促之下,可以斷定他必定感受到了家人的心意,情緒略起波動。

外子不但具有獨特溫潤磁性的嗓音,而且中氣十足。在美加長大的外子,年輕求學期間,為了不增加父母負擔,自食其力完成最高學業,接著就忙於研究工作,暇時才偶爾會哼哼幾句西洋歌曲,不曾聽他真正唱完一首曲子。婚後,常有機會受邀參加卡拉OK飯局,在眾多準歌星環繞下,他永遠是最佳聽眾,安閒適意地靜坐欣賞,所以我從來不知道他會唱中文歌。

外子往生後,二女兒因想念父親,常哼唱杜鵑花這首歌,她那兩歲愛唱歌的兒子因此學會,也特別喜歡唱給大家聽。我內心十分矛盾,他們藉歌思念外子是好事,但是我才撫平的傷痛卻一再地被揭起,過去生活中的歷歷往事,以及外子病榻上所受的折磨,皆為此時時湧現眼前,打擊我脆弱的心靈。

他終究沒能在前線戰勝病魔,我也無法獻上杜鵑花給英雄致敬。人生偶合之事何其多,當初鼓舞他奮戰前缐時,心中毫無此花的意象,我如此刻意避開它,想想杜鵑花也實在無辜何罪之有!這些點點滴滴憾事縈繞腦際,令我不知又將度過多少個不眠之夜。

今年春季杜鵑花再度開遍城鄉的大街小巷,我深知無法逃避只有選擇面對,心中常有個聲音鼓勵著我,我非獨自一人走完人生之路,有外子睿智善良的典型在眼前帶領著我,他雖非完人,但做為我的老師卻綽綽有餘。當摯友玲欣來函關懷我,並分享居家附近的春色時,我也勇敢寄上我所拍攝杜鵑花綻放的盛況,藉此告知老友,我已決定走出思想上的困境,正面迎向未來。

中國 免疫力

上一則

《老物件情懷》黑貓變白貓

下一則

台灣繪本「樹上的魚」 在中歐斯洛伐克及捷克上市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