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美「體操天后」拜爾絲 再次退出個人全能決賽

白蘭花 玉蘭花

家鄉在中國南方沿海地區,盛產白蘭花。每到夏日時分,高大的白蘭花樹綠葉婆娑,葉間綴滿潔白花朵,時時飄香。人們喜歡坐在花樹下納涼,微風攜花香拂面,那怡人清香彷彿讓白蘭花的樹蔭更加陰涼舒適。小時候去家附近的一個水庫遊玩,水庫大壩上種滿了成排的白蘭花樹。正是花開的季節,漫步白蘭花樹下,霧氣瀰漫,加上陣陣濃郁的醉人花香,讓我感覺如同置身夢境,醒不過來。

一些人家喜歡把未開的白蘭花摘下來養在小碟子裡,白蘭花花柄向裡花瓣向外擺成一圈,碟子裡盛著淺淺一層水,花柄沾著水。白蘭花會慢慢開放,綻放一室清香。愛漂亮的女人和女孩喜歡把兩三朵白蘭花串起來,掛在衣襟的鈕扣上或髮辮稍,隨著走動,天然香水隱隱飄逸。

白蘭花冰清玉潔,在我的家鄉又被叫做白玉蘭。到了紐約,聽人家提起「玉蘭花」,我以為就是家鄉的白蘭花。後來才知兩者同科不同屬,家鄉的白蘭花是木蘭科闊葉常綠的含笑屬,終年不落葉,花只有白色的;紐約的玉蘭花是闊葉落葉的玉蘭屬,先開花才長葉子,花的顏色有純白、粉紅、粉紫和紫紅。玉蘭花的花朵比白蘭花大得多,白蘭花的花瓣像手指般嬌小,而玉蘭花的花瓣卻有手掌那麼大。

其實在家鄉,我也曾經見過玉蘭花,就在高中校園我們的教室前。那株玉蘭樹絕大多數時間像枯木一樣,一點也不起眼。有一年枯木逢春突然開了花,粉紅粉紫的極美,像毛筆飽滿的筆頭,又像合攏祈禱的手掌。花朵綻放後像盛開在樹上的蓮花,嬌艷欲滴。那株玉蘭像個大型盆景,在我們那裡十分罕見,讓所有人嘆為觀止。

我沒想到在家鄉被當作國寶的花樹,是紐約隨處可見的景觀植物。剛來紐約不久的那個早春,去布魯克林植物園,走到園內一個庭院,迎面是數量眾多的玉蘭樹,一株株高大茂盛,碩大的白色、粉紅色的花朵綴滿枝頭,密密匝匝,氣勢磅礡。大方大氣,是紐約玉蘭花給我的第一印象。

玉蘭花的花瓣除了純白色的以外,越近頂端,顏色越淺,越近花托,顏色越深,甚至同一片花瓣,裡面淺外面深。深深淺淺的顏色漸變,是大自然調色盤的精心暈染,使玉蘭花多姿多彩。在紐約,很難不注意到玉蘭。早春時節,我在紐約的公園、布魯克林住家附近、皇后區法拉盛和曼哈頓的街頭,都曾和玉蘭不期而遇。有時轉過一個街角,迎面就是一棵高大的玉蘭。葉子都還沒長出來,整棵都是花,像熱情洋溢的紐約女郎向你招手,在寒意中給人帶來春天的希望。

有次經過法拉盛圖書館附近,偶遇一棵兩三層樓高的玉蘭。背景是一棟純白的教堂式建築物,前面的玉蘭一樹粉紅輕輕搖曳,一陣風過,粉紅的花瓣徐徐飄下,如下一陣粉紅的雨,溫馨繽紛,綠草地上也是鋪了一片粉紅。那畫面真是美極了,如同仙境,吸引著我停下腳步,頻頻拍照。玉蘭給紐約增添了魅力,增添了美。

家鄉的白蘭花已成遙遠的夢;紐約的玉蘭花,走上街頭就能碰上一株,甚感親切。

紐約 法拉盛 布魯克林

上一則

鈺統當食安模範生 燕麥片王國行銷全球

下一則

說說清篩石砟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