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中華隊第1金 舉重郭婞淳抓舉破奧運紀錄

台新增「高端疫苗」意願登記 AZ和莫德納暫不混打

媽媽的花衣褲

我衣櫃裡的衣服四季分明,因為每逢四季交換之初,我會把衣櫃裡的衣服整理一番,收納前一季的衣服,看看有哪些衣服常穿或不常穿,樣式與尺寸有沒有需要更換的,趁此機會進行衣櫃大掃除,也替未來添購新衣騰出一些空間。

翻箱倒櫃之後發現,我的衣服多得超乎想像。仔細思量,這一年多來雖然沒有外出購置新衣,但是指尖在各網站流動,在這買在那買,居然累積了多不勝數的衣服。

雖然如此,收春衣本來就是件快樂的事,更何況那些無以數計的包裹,帶給我限出令期間無比的希望與收穫。收妥春衣後,我把夏衣從各大箱子拿出來,一一整燙,分門別類,掛在衣櫃裡。看到舊衣像看到老朋友,這個十年,那個一年,真的是一年一會。

整著整著,有兩套花衣褲跑進眼簾。我拿起這兩套花衣褲仔細端詳,不禁笑了出來,我居然保存了這麼多年。

二十多年前的夏天,我帶著兩個還在讀小學的孩子,趁著放暑假回台灣。我依照在美國的習慣,帶了很多半長褲,心想出門時可以穿。沒想到夏天的台灣簡直濕熱難當,出門穿半長褲還好,但是室內就很熱得很難過。

媽媽看我這樣,不禁微言說,又不是第一次在台灣過夏天,哪有像我這麼難適應的?沒過多久,她拿出兩件一套的衣服讓我換著穿,說是這樣會涼快一些。

我眼睛一掃,媽媽咪呀,我哪可能會穿這種衣服。印象裡這是我外婆穿的花衣褲,曾經看媽媽也穿過,我雖然也為人母,但年紀還算輕,哪可能穿這種俗氣的衣服。我把衣服推回去,跟媽媽說,「醜斃了,我寧可熱昏了也不穿。」媽媽看我一臉不屑,也不多說,把衣服塞在我手裡,眼裡盡是「看你能捱多久」的表情。

實在受不了我從美國帶回的純棉衣服,當天下午我就穿了。還真奇怪,這不起眼的花衣褲還真透涼,不曉得什麼材質,即使流汗也不會黏在皮膚上。

只是這背心上衣和膝上半長褲只能在室內穿,黑底和各種色彩繽紛的大花朵,我是沒有勇氣穿去室外。當我穿起衣褲時,我兩個孩子竟然直說好看,因為從沒有看過媽媽穿得那麼鮮豔。也是,我的衣服都是單色系,很少有三個顏色以上的。

回美國前,媽媽堅持要我把花衣褲帶回來,說是可以在美國夏天時穿。哪有可能啊!一推再推,媽媽卻是非常敏捷地把衣褲捲了捲就塞到我行李箱內,她笑著說:「衣服薄又輕,又不占空間,放著不穿也沒關係,下次回台灣不用帶回來,我會幫妳準備一套放著。」

聽到這話,我兩眼突然濕濕的,不由自主地把花衣褲好好放著,跟我回到美國。回美國後的夏天,偶爾會拿出來穿,先生睜著兩個大眼睛說:「這種花褲子,我阿嬤也穿過!」真是大驚小怪,我也知道啊!

看著眼前的花褲,心裡暖暖的,想起那一年的台灣夏天,也想起每次拿出來穿時的心情。二十多年過去,媽媽老了,我也添了歲數。當時不懂,僅僅看到衣褲的花色,卻不知那是媽媽最貼心的愛,二十多年來它默默地陪伴著我。我把花衣褲安然地疊放在衣櫃裡,看著色彩繽紛的大花朵,就彷彿看到了親愛的媽媽臉上的笑容。媽媽,謝謝妳,我愛妳。

美國 台灣

上一則

我和爸爸

下一則

變成棍子的男人(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