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舊金山房東拿錢換鑰匙 付47.5萬趕走房客

Delta變種突破中國防線 蔓延8省22地 逾200人確診

尋找海盜船

哪裡有海盜船?讓我想想,海盜船應該藏在童話的書頁裡,應該穿梭在影院的布幕上;或者橫行在二十世紀令貨輪聞之喪膽的亞丁灣、西非、麻六甲等諸海域。

從社區步道慢走延伸到公園遊樂區活動,再擴展至附近丘陵攀爬,假期中的半日遊越來越多樣化,簡單易行。當傑克提出要看海盜船時,我的思路瞬間打結,心裡滿是問號,諸事停擺的疫情中,什麼地方正好停泊著一艘海盜船等著我們造訪?

把附近的景點在腦海迴轉一遍。聖地牙哥港灣有艘「中途島號」,長堤岸邊有艘「瑪麗皇后號」,可那是退役的軍艦和郵輪,差異性太大;雖然海盜也與時俱進,利用搶來的漁船改造成武器精進、快速易逃的掠奪工具,但那不是傑克想看的。

每個孩子心中都有一個童話夢,夢中的海盜船應該有高高的桅桿,鼓鼓的風帆上繪著骷髏頭和兩把尖尖的彎刀,但真實世界裡,哪個海盜會狂妄又囂張的高掛旗幟昭告自己是海盜?我真盼望能夠施展魔法,命令故事書裡的海盜船直接航行到南加海岸邊。

二○○七年六月,六千多英尺高的大熊湖有一場海盜節活動。湖岸邊布置成中古世紀的街道,妖豔的肚皮舞孃扭腰擺臀,落敗的海盜盤著骷髏頭巾垂頭喪氣。「波!波!波!」一艘海盜船畫破水面從湖心駛過來,一眨眼,炮聲隆隆、煙霧陣陣,好一齣精采的演出。

我很訝異十幾年後猶能歷歷在目,我期待日後能有機會和傑克一起觀賞航行在眼前的海盜船。將來在他回憶的篇章裡,應該會有我們溫馨陪伴的一頁吧!

靈光乍現,我們直奔丹那岬 (Dana  Point),一艘觀光大帆船泊在岸邊,直直的桅桿高高聳立著,我抬頭仰望,彷彿看到它這一年來的孤寂。老實說,這艘高桅雙桿帆船只能算是海盜船的雛形,並不具備全貌。

「怎麼沒看見海盜?」傑克問。「冠狀病毒來了,他們都嚇跑了。」我回答。「帆布呢?」「海盜不需要出海航行,帆布收起來了。」傑克和我很努力地發揮想像力。

岸邊遊客稀落,丹納岬很寂寞。我們走過沙灘,留下大大小小的腳印;佇立岸邊,觀看萬馬奔騰的浪撞擊巨岩濺起水花;蹲下身子,審視色彩、形狀各異的小石子。

藉著尋找海盜船,我又見到暌違已久的丹那岬。

步道 觀光 長堤

上一則

香蕉與雞蛋的滋味

下一則

化粧師與演員關係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