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房東訴苦:房客因禁止逼遷令免繳房租 卻買了3艘船

「提供避風港」美延後港人強制離境時間18個月

從籃球懷念父母親

在我右手肘後彎處有一塊明顯的疤痕,那是在高中二年級打籃球時,摔倒在學校室外籃球場所留下的傷疤。那一年體育老師徵求有興趣者組成籃球班隊,同學們都非常禮讓地相互推諉,在缺乏志願者的情況下,老師便直接點名指派,高個的我被選中成為班隊之一員。從此我與籃球結下了不了緣。

兒子自初中就喜愛籃球,上高中後,對打籃球更為熱中,自然也喜歡看NBA的籃球賽。我在耳濡目染之下,隨著他的興趣增長,二十多年來,我們對籃球的喜好絲毫不減當年,成為一對不折不扣的NBA母子球迷。

我的父親在退休後,雖然身在台灣,對於看NBA的轉播卻極為著迷。為了不錯過任何一場球賽,他可以犧牲睡眠,並以鬧鐘提醒他半夜轉播或重播的賽局。由於父親睡眠習慣的迥異,於是乎母親睡東房,父親睡西房,互不相擾,倒也相安無事。

那些年我返台省親次數增多,我與父親的互動也趨頻繁;除了一同觀看NBA球賽之外,他如獲知音,因為我會耐心聆聽他不厭其詳地對球員、教練及球隊如數家珍的分析。但有時聽他道出中文的NBA隊名、球員名字或綽號時,總令我納悶不解,待我查出他們的英文名稱後,方曉得不論它們是來自英文的直譯或意譯,那貼切傳神的中文翻譯,令人拍案叫絶!

母親最怕球賽結尾落在吃飯的時間,因為每當她叫吃飯了,父親總是心不在焉地答說:「再兩分鐘球賽就結束了。」母親原本都信以為真,她哪知那兩分鐘的賽局,在兩隊尚難分勝負的最後關鍵時刻,雙方球員為拚勝出,使出渾身解數,教練也頻出奇招,因此叫停、罰球不斷,還有平手後的延長賽等,在緊張讀秒搶籃的輸贏之際,一兩分鐘甚至數秒的時限,可以拖延至半個鐘頭之長。

在多次空等那漫長的兩分鐘後,母親總算明白了,球癡的父親可以為看NBA球賽而廢寢忘食,在無可奈何之下,她只好遷就球賽而改變吃飯的時間。

如今又逢NBA季後賽如火如荼進行中,我在觀看球賽之際,更加深了對已逝多年的父母親的思念。尤其是在我為球隊加油時,會情不自禁地逐步移近電視機螢幕前,彷彿恨不得能進入球場助陣似的;如逢精采情節,也會忘形地自沙發上跳起來,又喊又叫地。事後自覺這不就是當年父親看球賽時,忘齡的表情及動作嗎?有所不同的是,如今我沒有母親在身邊叨念著。

NBA 台灣 退休

上一則

愛鳥,何不種樹——再談鄭板橋(上)

下一則

嘗試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