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孟晚舟獲釋 共和黨參議員批拜登政府「軟弱、屈服」

紐森簽法:加州法律文件禁用「Alien」一詞

我與腳踏車的緣分

在我六、七歲左右,一天父親騎上腳踏車載我出門,我在後座坐穏後,父親一路踩著腳踏板前行。突然間,我感覺到一陣巨痛來自我右腳後跟,頓時車身失去了平衡,父親立即停下車,見我的腳受了傷,趕緊找三輪車將我送到附近的醫院。

我只記得當時極度疼痛,後來才知道,是我不當心將腳跟頂向轉動的車輪,瞬時被輻條夾住了,自然是血肉模糊一片。那次的意外在我腳後跟留下一塊永久疤痕。

從那時起,我見了腳踏車就心有餘悸。一直到十三歲那年上了初中,學校在郊外的半山上,上下學單程步行需時一個鐘頭,當時也沒有公車可達,唯一的交通工具除了雙腳外,便是腳踏車了。

學校路途雖遠,但無論如何我都寧可走路上學。學校的大門外是一段又長又陡的斜坡,每到放學時刻,見同學們一個接著一個騎著單車從我身旁呼嘯而過,直驅長坡而下,好愜意又神氣。羨慕之餘,我決定開始學習騎腳踏車。

想不到我學會了、又騎順了,方才覺得實在沒有什麼好害怕的。從此以後,我每天欣然地騎著腳踏車上下學,好不威風!初三那年,父親買了一輛跑車型的綠色腳踏車作為我榮獲模範生的獎勵。在欣喜若狂之下,我迫不及待地踩著輕盈的跑車大街小巷四處穿梭,直到晚飯時分,在肌腸轆轆下,才騎著嶄新的鐡馬回家。

到家後我未加思索,便將車停放在家門邊的台階上,那是我們家平日停放腳踏車的平台。等我飯後去看時,它已不翼而飛,無影無蹤了。我難過得深深自責沒有將它停放進門內,那醒目亮麗又輕巧的跑車,自然是最容易被順手牽羊的目標。我懊惱不已,但無可奈何,我只有再回頭騎原來那輛笨重的舊腳踏車了。

從上高中到大學畢業,那期間我再也沒有需要用到腳踏車的機緣。一直到在國外有了家以後,我眼看著兩個孩子從稚齡起,小腳緩緩地踩著三輪玩具腳踏車起步,逐漸成長到熟練駕馭著越野單車,跑得如飛一般的風馳電掣,常是看得老媽心驚膽跳的。

十五年前,我們一家到加拿大惠斯勒旅遊,住在湖邊旅館。有一天的活動是在蜿蜒曲折又起伏不平的環湖走道上騎腳踏車,在孩子們的慫恿下,我躍躍欲試,於是鼓起了勇氣,與他們一同騎車上路。

由於多年未曾騎車,難免感到緊張不安。上車不到十分鐘,就因我的車輪撞到了石頭,而導致腳踏板強力反彈,猛地回擊我的右前膝脛骨,真是痛徹心腑而苦不堪言。為了不掃大家的興致,我強忍著痛,告訴家人沒什麼大礙,緩緩地推動著車,跛行回到旅館。

那是我最後一次的騎腳踏車經驗。當晚家人驚見我脛骨一大片的紫青色,方知瘀傷不輕。那一天我鄭重地向大家宣布,從此與腳踏車斷絕關係。

之後任何騎腳踏車的邀約或作為健身運動的建議,我都毫不遲疑地一概謝絕。我很淸楚自己與腳踏車的緣分,在很久以前就已經結束了!

旅館 健身 加拿大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McAfee之死:斃命西班牙監獄「防毒教父」的荒誕冒險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