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本土確診增175例、19死 新竹增10例長照機構染疫

仇恨犯罪?舊金山94歲華裔婆婆遭砍 臀腿多處刀傷

我是送子鳥

從前我督導的小組有一個案件收到一個三個月大的白人男嬰,他的父母因為吸毒被警察抓走,孩子被收容到橙縣的兒童保護中心。當這對毒夫妻出庭後,因為以前有多次吸毒被補的案底,這次不可能輕易脫身,他們便向社會局申報,請我們把孩子送到位在佛羅里達州、孩子的爺爺奶奶家去寄養,直到他們服刑完畢為止。

按照美國的州際兒童保護局互惠法規,外州的社會局可以替加州社會局稽查他們州內的親屬家庭,檢驗可否符合寄養親屬的孩子。我們通知對方後,佛羅里達州很快通知我們,爺爺奶奶家符合寄養的條件,我們可以立刻把孩子護送到那裡去。

我問小組裡的社工,看有誰願意帶嬰兒去佛州?沒想到沒有一個社工肯接這個差,他們都說搭飛機時最怕有哭鬧不停的嬰兒,更不願意自己帶一個嬰兒橫渡美國大陸。眼見著沒有人肯去,我只好自己跳下去做,從前我自己兩個兒子小時候也不難帶,換尿片、餵奶瓶我都會。因此我告訴組裡的社工們,舍我其誰,我自己去!

我約了保護中心的輔育人員,把娃和路上所需裝備帶到洛杉磯機場來,便動身上路了。幸好航空公司有給嬰兒及行動不便的人優先通關登機的服務,我抱著嬰兒在很短的時間內就進入機艙內了。由於嬰兒躺椅在機艙前方,我可以看到每一個上機的乘客看到有個嬰兒在這裡,臉上的表情都是「完了,完了,這下子會吵死了」。我只好假裝不經意,其實我若是乘客也是一樣的想法。

果然,飛機一起飛,嬰兒就不舒服地大聲哭叫,我拿奶瓶給他吸吮也毫無作用。這個嬰兒一直聲嘶力竭哭叫著,我把他抱起來一邊走一邊拍他的背安撫他,才有一些作用。我只好全程不停地在狹窄的走道上,抱著娃來回的走著。機上的乘客看到我都露出無奈的眼神,我也報以苦笑。我可以想像他們見到我一個亞裔女人抱著一個白人小嬰孩,一定搞不清楚這是什麼關係,但他們絕對猜不到是一個社工督導,帶著一個被保護的嬰兒送去祖父母家寄養的。

到芝加哥轉機時我更加困難重重。抱著一個嬰兒要走過好幾個長廊的等候區才到我的候機大廳,還來不及坐下,嬰兒就吐了一身,我馬上帶他去廁所整理。七手八腳處理完後,登機的時間也快要到了,我們又是最先上機,果然,飛機一起飛,娃娃又開始不舒服的哭叫起來,我只好再站起來,抱著他在狹窄的走道上來回走動,真是苦不堪言。

終於飛到了佛羅里達州的邁阿密機場,嬰兒的祖父母已經在出口拿著牌子等待我們了。當我檢視完他們的身分證件以後,我就把嬰兒交到他們手裡。祖父母流著眼淚,抱起孩子,嘴裡不停地說:「謝謝妳,麻煩妳了」。我嘴裡說「不謝不謝」,心裡卻是想說:「真的很麻煩,下次我絕對不幹這傻事了」。

當晚我住在機場附近的酒店,第二天一大早就搭機回加州。上了飛機,發現是昨天同一班機組人員,他們問我「妳的孫子呢?」我笑著說:「我只是送子鳥,已經把孩子送到真正的家裡去了。」

機場 佛羅里達州 加州

上一則

買豆腐的掙扎

下一則

心雲(一)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